2019扑克大事件之Phil Ivey官司跌宕起伏!

新的转机?

Phil Ivey与百佳塔娱乐场的法律纠纷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百佳塔娱乐场一直在孜孜不倦地追回Phil Ivey欠他们的1000多万美金,但是最近又被横生出的枝节打乱了节奏。

首先,Ivey的律师主张,百佳塔扣押Ivey WSOP锦标赛奖金的行为不合法。

2019扑克大事件之Phil Ivey官司跌宕起伏!

 第二,双方的官司再一次打到了新泽西州的上诉法庭,并且要对本州的博彩官僚机构进行详细审查,因为他们几乎无所作为,对百佳塔和Ivey任何一方都没有进行支持。就在WSOP结束之后,我们看到一条消息,百佳塔向WSOP发出通知,要求WSOP不支付Ivey在$50000玩家冠军赛决赛桌拿到的奖金。

Ivey在比赛最终获得第七名,奖金是$124,410。不过很显然,奖金他一分也没拿到。WSOP接到通知后就扣押了奖金,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支票暂且由美国法警扣留。

Cates能否帮助Ivey拿回奖金?

不过Ivey这一方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拿出一份赞助协议,称大部分奖金应该属于他的赞助人Dan Cates和 Illya Trincher。

2019扑克大事件之Phil Ivey官司跌宕起伏!

根据Cates, Trincher和Ivey的三方条款,如果Ivey在$50,000买入扑克锦标赛中获得奖金,Cates和Trincher就应该得到规定的收益金额。他们的收益模式是成本加上Ivey收益的50%。

Ivey的奖金是$124,410,成本$50,000,Ivey收益的50%为$37,205(($124,410-$50,000)✖50%),Cates和Trincher获得的总收益就是$87,205。

Cates和Trincher已经将此事委托给了拉斯维加斯Chesnoff &Schonfeld律师事务所,该律所擅长博彩案上的纠纷并为Ivey处理过其他多项官司。

然而最终上诉并未得到法院支持,法院害怕次先例会帮助更多的人逃脱债务。

2019年已经接近尾声,Ivey的战斗还将在内华达州持续。

新泽西州的新可能

同时,Ivey的在新泽西的闹剧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他的上诉在上诉法院进行了。九月份,听取了口头辩论。

2019扑克大事件之Phil Ivey官司跌宕起伏!

 显然,法院对新泽西州博彩执法和赌场控制委员会前一周未做出回应感到失望。法院邀请这两个组织提交简报,以帮助阐明有关边缘分类争议所涉司法管辖区的某些法律优先权,但均未提供任何后果。

博彩执法局在博彩者和娱乐场的纠纷事件中通常充当调解员或仲裁者的身份。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7-2018年的红石娱乐场头奖纠纷事件,该娱乐场试图利用技术手段扣押头奖奖金,但内华达州博彩监控会最终规定他们必须将奖金支付给头奖者。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现任法官Marjorie Rendell对这一情况非常不满意,而且还表达出对Ivey的偏向。

“没有什么能瞒得住你们,”她对百佳塔的律师指出。“这些牌并没有做标记 – 对你们来说,机会是均等的。”

Marjorie Rendell的看法也真的没错,牌是百家塔提供的,如果说Ivey作弊,那么百家塔就是帮凶,而且还是在百家塔的地盘上发生的事。打了这么久的官司,百家塔从追债方变成了事件策划方,不知Ivey此刻是不是在偷笑。

2019年这个案件还没有定论,这意味着这个故事将继续发展到新的一年。

故事起源

2016年,美国地方法院法官Noel Hillman宣判Ivey和他的同伴Cheung Yin “Kelly” Sun必须归还他们于2012年利用“纹路识牌”技术在巴卡拉纸牌中赢得的全部奖金。

2019扑克大事件之Phil Ivey官司跌宕起伏!

 新泽西州联邦法院认为Ivey和Sun在当时的行为破坏了大西洋城百佳塔娱乐场的规定要求。

Phil Ivey的这场官司众说纷纭,康乐福和百佳塔从头到尾都没有要妥协的意思,而Ivey和他的同伴Cheung Yin “Kelly” Sun也一直坚持自己没错。

这场巴卡拉纸牌经济纠纷案涉及金额接近2000万美元,起初娱乐场方面也没有认为他俩作弊,只是觉得这笔钱不应该作数,而Ivey知道自己没错,凭什么要将赢入口袋的钱还回去。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