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WSOP名人堂要让一个摄影师入选?

玩牌新闻|WSOP名人堂要让一个摄影师入选?

因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在今年夏天我们不仅没有举办一年一度的扑克盛会WSOP,甚至连名人堂的评选活动都没有展开。

但是WSOP并没有否认,今年将不会进行名人堂的评选活动。

所以今天我们想讨论一下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入选玩家不再是Ted Forrest或者Antonio Esfandiari这样的明星牌手。

但是他依然在上个世纪为扑克赛事作出连卓越的贡献,是的我想说的是WSOP赛事摄影师 Ulvis Alberts。

纵观扑克的历史,不乏有摄影师来扑捉这些重要时刻。

Ulvis Alberts可谓是上世纪的扑克领域摄影第一人,他在70、80年代就用摄像机来见证了现场锦标赛的兴起。

玩牌新闻|WSOP名人堂要让一个摄影师入选?

在没踏进WSOP赛场之前Ulvis Alberts已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摄影师了。

WSOP的主办人Jack Binion主动向他抛出橄榄枝,邀请他为世界扑克锦标赛拍照,这是WSOP第一次请专人拍摄。

玩牌新闻|WSOP名人堂要让一个摄影师入选?

“Jack Binion第一次对我发出邀请是在1977年,那个时候我住在洛杉矶,可以开车去拉斯维加斯。虽然当时看起来不像是一笔大单,不过可以随意走动,而且我进入了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世界,我不是一名扑克玩家。见识到了很多不同的人,在烟雾缭绕的空间里我拍到了很多好的照片。被烟雾笼罩的另一个世界,对我来说是一个新世界

赛场中的另一种存在

如今会有很多知名摄影师来记录赛场情况,但在那个没有数码相机的年代,除了偶尔的冠军照或游客照,根本不存在任何其他的拍摄,所以Alberts不得不去学如何抓拍牌桌玩家。

“我的一大难处就是当时使用的是一部噪音超大的尼康相机,很惊讶他们没有把我丢出去。选手们在牌桌上绞尽脑汁,而我却在他们身旁制造噪音。非常无奈,不过还好我有权利站到想站的任何一个地方。

当地新闻摄影时所做的无非就是向大家呈现冠军所拿到的底牌,这真的很无聊。我想通过我的镜头向大家呈现一种更亲民更积极向上的画面。”

玩牌新闻|WSOP名人堂要让一个摄影师入选?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我的工作。他们会不会因我时不时的奇葩动作而感到费解。工作的时候打扰到了一些人,但我在这里拍照的特权是其他人没有的。很多照片都被其他人物书刊采用了,特别是那个时代的杂志,我会做这样的尝试仅仅因为我之前没做过。WSOP是我之前没有涉足过的领域。”

Alberts的照片捕捉到了扑克史上很多特别的瞬间,很多都是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比如Stu Unger, Puggy Pearson和Amarillo Slim。

“最开始吸引我的是扑克赛本身,那个时候我们通过电视都知道WSOP是一项高额奖金的竞技赛,如果让我挨着挨着回忆,脑海里浮现最多的画面就是钱。”

玩牌新闻|WSOP名人堂要让一个摄影师入选?

“我常常会跟选手亲密接触,因为想抓拍别人忽略或察觉不到的东西,现在回过头来看,才发现自己曾经和那么多有钱人近距离接触过。如果我是一名选手我会觉得摄影师很烦,但从来没人吼过我。”

Alberts非常清楚能够进入赛场拍照是怎样的一种荣幸,作为在局里的“局外人”他也和大家分享了这种体验。

“我在那里很受欢迎,自己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相比较那些无所事事的看客摄影好太多了,我是看客区的另一种存在,我有工作需要完成,我是赛场中的另一种存在。”

玩牌新闻|WSOP名人堂要让一个摄影师入选?

扑克给了Alberts人生非常难忘的一段记忆,很多照片不仅记录着扑克界的过去,也记录着他的过去。

“那段时间我认识很多打牌的人,我认为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两本影集就是完美的答卷。很多摄影师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停止自己的职业生涯的。我离开的时间太久了,我没有打算过回去。我喜欢Binion是出于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我在那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对我很好。”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