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德州扑克锦标赛中游戏AQ?

如何在德州扑克锦标赛中游戏AQ?

据David Sklansky的《Hold’em Poker for Advanced Players》所述, 同花AQ是二级强度起手牌,非同花AQ是三级强度起手牌。虽然从数学意义来说,这是正确的,但在扑克中,游戏任何牌都可能是完全视情况而定的。因此,如何游戏AQ取决于许多因素,比如……

● 你的形象如何?

● 对手的形象如何?

● 参与对局的玩家数量

● 筹码量

● 下注模式

是否考虑到这些因素是普通牌手和优秀牌手之间的差异。

牌例1:盲注50/100

我们首先从这个例子开始。这是Grosvenor系列锦标赛的一级盲注阶段,盲注50/100,无前注。你有25000筹码或者说250个大盲注。UTG玩家率先加注到400,中间位置玩家加注到1000。我们在按钮位置用同花AQ加注。

我们来考虑我们的选择。如果如果4bet,然后遭遇5bet,我们将不乐意冒那么多筹码的风险用很可能是第二好的牌去对抗一名不熟悉的对手。我不认为许多牌手会对“4bet,然后不得不对进一步侵略性弃牌”感到满意。

许多牌手会选择仅在有利位置跟注,然后试图看到翻牌,但如果我们只是跟注,然后UTG玩家4bet,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是再次跟注还是无论如何都放弃AQ?

翻前就弃牌怎么样?因为我们还没有往底池投入任何筹码,而且我们有机会零风险观察对手的行动。

虽然扑克的美妙之处就是没有任何人能设置一手牌的打法,但我这里的决定是带着寻求更好机会的想法在翻前弃牌。在25/25系列锦标赛中,盲注四十分钟涨一次,你有大量的时间在更低风险的情况下积攒筹码。

如何在德州扑克锦标赛中游戏AQ?

牌例2:盲注150/300,前注25

现在我们来考虑另一个我们有更多信息的例子。还是相同的锦标赛,盲注150/300,前注25。一名松凶的中间位置玩家加注到900。他的筹码起起落落了很多次,目前有3000筹码。你在CO位置拿着同花AQ,筹码量和他大致相当。我认为所有人都同意本例的情况与前例完全不同,但我们首先来看我们的几个选择。

1.弃牌

即使只是这么想都不能容忍!你的牌很可能领先中间位置玩家的率先加注范围,而且你面对的是一个标准尺度的加注。抛弃这个选择。

2.跟注

这个选择有许多优点。你们的筹码相对而言都比较深(100BB),因此你可以在有利位置做底池控制。跟注的缺点是,我们无法知道对手是否有一手真正的强牌,如果他没有强牌,我们让他便宜地看到了翻牌。

3.加注

鉴于我们对中间位置玩家的观察,这个选择也有许多优点。同花AQ领先于对手的率先加注范围,通常这是一个加注的好时机。加注也会打消后面的牌手用更边缘的牌跟注的念头。(不然的话,他有可能跟注,有时你永远也说不清。)

如果你碰到了来自后面玩家的4bet,那么你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可以安全地放弃同花AQ。除非你认为你后面的一名玩家是高水平玩家,怀疑你在对中间玩家玩家隔离加注。但在25/25系列锦标赛中很少发生这种情况。

然而,我们知道中间位置玩家特别激进。要是他4bet回应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知道同花AQ领先于他的范围,但这而不意味着它领先于对手的真实底牌。因此,加注的缺点是,碰到4bet后处于一个困难的局面,真心不知道我们是领先还是落后。

那么在锦标赛后期该怎么办?我们来看一个我最近游戏的一手牌。

牌例3:盲注500/1000,前注100

我在小盲位置握有22000筹码。一名打得紧的女牌手在UTG位置率先加注到2500。按钮位置的松凶玩家仅仅跟注,我低头去看我的底牌——A Q

我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困难的局面。因为只有22BB,我通常会打算全压我的筹码,但我有点担心UTG玩家。不幸的是,我的筹码太少,不能去加注然后提出任何问题。现在对我来说弃牌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但当时我觉得,作为一名小筹码玩家,对一个简单的加注放弃同花AQ是浪费机会,因此我仅是跟注。

翻牌是Q高面,没有任何明显的听牌。因为对UTG玩家仍有警惕,我选择check。然后那个女士全压她的所有筹码,迫使我和按钮玩家都要全压才能跟注。

考虑到我目前收集到的关于那个女士的所有信息,我觉得她不可能用AK、JJ以更小的对子作出这样的举动。因此,我肯定已经输了。

我弃牌,那个女士亮出了KK。要是我跟注,我可能被淘汰出这个锦标赛。并不是数学让我决定放弃我的顶对顶大踢腿牌,而是来自特定情况的观察和心理。

虽然在10BB或筹码更少的情况下,AQ应该是翻前强行全压,但在筹码较深时,虽然同花AQ是一手强牌,但它也是一手需要玩得比较谨慎的牌。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