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e Puharic在伦敦一赌场豪赌2700万后起诉对方

 

豪赌客Juste Puharic最近向伦敦高等法院提起上诉,试图补足他在伦敦公园巷俱乐部赢得的1,466,056英镑(约1,931,637美元)。争议的焦点是该俱乐部承诺提供的“高额佣金”后来反悔了。

Juste Puharic在伦敦一赌场豪赌2700万后起诉对方

事件经过

Juste Puharic在伦敦一赌场豪赌2700万后起诉对方

事情要追溯到2016年5月,当时他在伦敦公园巷俱乐部游戏了五天,总共游戏约2700万英镑(约3560万美元)。Puharic声称俱乐部给他的待遇是亏损或盈利的0.9%部分作为现金返还,这笔钱相当于243518英镑(约320850美元),但后来俱乐部拒绝支付。

据Puharic的律师Christopher Bamford说,Puharic只在公园巷俱乐部玩乐,因为他在一次款待宴中被承诺给予优厚的待遇。Bamford告诉法庭,他的客户从2002年起就一直是该俱乐部的常客,帕克巷俱乐部把他视为一名宝贵的玩家,希望能吸引他来俱乐部赌博。

因为这个原因,Bamford声称伦敦公园巷俱乐部提出匹配其他俱乐部给予其客户的待遇。但是,伦敦公园巷俱乐部并不记得有这回事。

公园巷俱乐部的律师Guy Olliff-Cooper表示,并没有正式地向Puharic提出待遇,相关人员只是“试图表示礼貌”。他补充说到,招待费和佣金作为“损失的折扣”是可以酌情处理的,但这种优待不适用于赢钱的玩家。

因此Olliff-Cooper要求撤销此案,并说到:“俱乐部利用各种各样的激励手段来吸引顾客,被告的立场很简单,它从未给他提供这个匹配的待遇。”

这并非Puharic首次对梅菲尔的机构采取法律行动,在去年他在为争夺四辆价值500美元英镑的老爷车的所有权向梅菲尔公园巷的格罗夫纳豪斯酒店提起过上诉。Puharic称位于梅菲尔公园巷的格罗夫纳豪斯酒店允许一位破产商人将这些汽车从其车库移走,尽管他不是合法所有者。

Puharic在法庭文件中列出的车包括:一辆1956年的劳斯莱斯银色幽灵,一辆1971年的劳斯莱斯幻影,一辆1979年的梅赛德斯-奔驰600和一辆曾经属于伊朗最后一个国王的梅赛德斯-奔驰。

目前此案并没有出最后的结果,Gavin Mansfield QC法官称晚些时候将对此案做出裁决。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