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锦标赛必备锦囊 构建对手手牌结构范围

玩牌小课堂|现场锦标赛必备锦囊 构建对手手牌结构范围

Gavin Griffin是第一位同时收获WSOP、EPT和WPT冠军头衔的玩家,累积的总锦标赛奖金接近500万美元。下面来看下他的一些关于德州扑克策略的一些想法。

能否根据对手的身体马脚推断其手牌范围

我有几个一对一进行培训的学生。在最近一次上课时,其中一位问了我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你读过Jared Tendler写的《情绪控制》这本书,就会知道他提到的学习的四个阶段,我学生问我的问题是,“你如何推测别人的范围呢?”

没多久,我指导的另一个人问了我一个相似的问题,不过角度不同。

他跟我说了这样一手牌。他看到了对方的身体马脚于是在河牌用第二大对子跟注了他10个底池的下注。

他问我是如何发展这个技能的,我的回答是,我在职业生涯中并没有在这方面花太多心思,而且我在跟人打几个小时后,我对他们的身体语言的解读相当好,不过要让我定时指出几个明显的马脚却做不到。

他问我有没有过不花很多时间研究马脚就跟注别人诈唬的时候,我的回答是,马脚只是在已知情况下定义一个人的范围的一种条件。

事实上,你不能在最初掌握情况时使用马脚,而应该在做最终的读牌时才使用。

如何创建对手的手牌范围

尽管我两位朋友的角度不同,但是为什么他们会有一样的问题呢?很简单,因为他们从没有坐下好好思考过如何创建对手的范围。

我在打牌的时候见这种多了,那些没有思考如何构建对手范围的玩家有特征。在试图推测对手的手牌时,第一手牌他们总认为是坚果牌,不管有多不可能。

与其等到面对棘手的情况才开始想对手拿着什么牌,不如早点对他们的范围了如指掌。

在一手手牌中,一场场游戏中,对手会不断给你信息,帮助你确定他们在每种情况下的范围,当判断他们的范围时,你需要考虑这些。下面,我们来假设一手锦标赛的牌,看看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举个例子

玩牌小课堂|现场锦标赛必备锦囊 构建对手手牌结构范围

盲注级别为200/400,ante:50,两人这手牌开始时的筹码都约为23,000。你在按钮位拿到K♣T♥️,加注到1,000。

大盲位看上去打得不错,他捍卫盲注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对手的跟注能说明他有什么类型的牌呢?对子吗,大部分玩家拿到好对子(假设是TT以上)都会3bet,所以我们可以说他最有可能拿着22-99(对了,这我们称之为封顶的范围。

如果我们能自动从对手的范围内排除一些最好的牌,这能让我们更轻松),同花连牌、同花隔张连牌比如T8、T7、97、86,以及不同花的大张牌。

翻牌为JT♣9

对手过牌,我们下注1,400。他跟注。

我们从他的过牌其实得不到任何信息,因为在单挑的底池,几乎每种差不多的情况都是对加注玩家过牌。

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对手对我们下注的反应得到一些信息。对手会用什么类型的牌跟注呢?我认为可以保险地说,他会弃掉22-77之间的牌,我们已经排除了TT以上的牌,所以他不可能有顶暗三或中暗三, 只可能有底暗三。

不过,我认为在这个牌面,他有底暗三的话会加注,因为我们的范围在这个牌面很容易中牌,转牌有很多恶心牌的可能。

这意味着他应该没暗三。他有可能有顺子,在慢打,尤其因为我们相当激进,很可能对很多转牌和河牌下注。这个可以保留在范围内。

可以说,他最有可能拿的牌是对子和顺子听牌,或者两对类型的牌,也就是K-J, Q-J, Q-10, Q-9, K-10, J-10, 10-9, 9-8, J-8, 8-8等等。

转牌为K,只要一张牌就能成顺子,同时还有红心同花听牌了。

这时,对手在5,250的底池领先下注3,350。

奇怪,这是个反常的下注,通常我们能从此得到很好的信息。

当出现奇怪时,跟这位玩家有交战史就很有帮助了。他们现在会用两对领先下注吗?也许会,因为他们想趁自己还是最好牌时赢点钱,或者甚至是在诈唬,想让更大的两对弃牌。

他们会用Q这样打吗,比如QJ和QT等?也许会,因为他们怕不下注我们会对这张惊悚牌随后过牌。他们会用88、J8、98下注吗?我觉得这些是很好的诈唬牌。虽然没什么摊牌价值,但是就算被跟注仍有些赢率。所以,我们现在面对的范围内有8、两对,以及有Q的牌。

我认为暗三太强,不会用来诈唬,但是听牌的补牌太多了,暗三很可能会价值下注,但对加注弃牌,所以我认为这个也可以排除。我们跟注。

河牌为7♣,对手过牌,又很奇怪。

现在可以保证他们不可能有K高顺子,因为我们转牌的跟注看起来很强,K高顺子肯定会试图获取价值。

不过,由于我们没在转牌加注,对手不太可能有8来完成J高的顺子,所以我们可以排除8了。

这下只剩下两对了,其中只有KJ能打败我们,但是他们会跟注吗?这可能他们范围内最有可能的牌了,我认为他们可能弃牌的次数足以让诈唬有利可图。

另外,此时下注还有为之后平衡我们下注范围的奇妙功效。我会下注。我们下注,他弃牌,之后他告诉我们他拿着98。

玩牌小课堂|现场锦标赛必备锦囊 构建对手手牌结构范围

你可能发现这手牌来自WSOP主赛事决赛桌,交战双方为Jorryt van Hoof和Andoni Larrabe。

我认为Jorryt这个例子非常好,他利用对手的动作缩小他的范围,并且利用了Larrabe在这种情况下的范围非常紊乱的事实。我觉得如果你问Jorryt的话,他应该会说自己在价值下注或融合范围,而且我觉得他是对的。能让Larrabe弃掉98只是锦上添花,绝对意想不到。

这些实用的小技巧你学会了么?赶紧找一个比赛练习起来吧!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