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转牌读牌圈思考的案例

 

当你有主动权,转牌落下时,这是你应该考虑的:

·在翻牌圈,哪种类型的牌会跟注你?  

·这些翻牌跟注的牌中,哪类牌在转牌圈得到了增强?哪些牌在转牌圈会感到害怕?  

·哪些河牌通常会增强对手的底牌范围?哪些河牌对你来说是好牌?

这是一个$2-$5的游戏。每个人都有$500以上筹码,一个regular首先limp,你在按钮前第2个位置加注到$25。按钮位置玩家跟注,大盲位置玩家跟注, regular也跟注。

翻牌:Q♥J♣7♣

大家都过牌到你,你向$102的底池中下注$65。按钮和大盲位置的玩家弃牌, regular跟注。

让我们考虑regular愉底牌范围。这次我们不用括号列出所有的底牌,而只是考虑底牌类型。你在一手牌中可以这样思考。

他也可能持有一张7,但也有可能会放弃这手牌,因为下注已经很大了,对于一个手持只有一对7的regular来说,牌面上的Q和J应该会使他害怕他可能持有张Q或一张J。

他不太可能持有一个未得到增强的口袋对子。如果要让他持有AA或KK,那么他必须是在翻牌前平跟,然后在你加注之后他没有再次加注,然后到了翻牌圈又没有下注或加注。这是不太可能的。根据这位玩家的玩法,TT-88的口袋对子是有可能的,尽管大多数玩家在这样一个不利的翻牌上会弃牌。因为同样的原因,更小的口袋对子同样不太可能。

一个转牌读牌圈思考的案例

他有可能持有一个两头顺子听牌或同花听牌。他有可能持有一个卡顺听牌。然而,下注已经比较大了,许多regular都知道,当下注大于他们筹码量的10%时,他们应该放弃像9唤8这样的卡顺听牌。

接下来是很强的牌。他有可能持有两对(即QJ),或者暗三条。大的暗三条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对于QQ或JJ,我认为大多数regular会在翻牌前或翻牌圈加注。

最后是强听牌。类似A♣T♣或T♣8♣的牌,在这个翻牌圈听牌牌力很强。许多玩家会在翻牌圈下注或加注,但也有很多玩家不会,所以这种牌是完全有可能的。

其他的牌基本都是不太可能的。regular们通常不会用和这个翻牌没什么关系的底牌在翻牌前跟注$25,又在翻牌圈跟注$65总结一下, 以下是我们认为的,对手可能持有的牌:

◆ 一张Q

◆ 一张J

◆ 两张梅花

◆ KT或者K9

◆ 可能是QJ或者77

◆ 可能是组合听牌(顺子听牌加同花听牌,或顶对加同花听牌)

◆ 可能是TT-88

◆ 可能是一个卡顺听牌加高牌,例如AK或者AT

◆ 偶尔QQ或JJ

◆ 偶尔Q7或J7

◆ 偶尔AA或KK

 

列表中靠前部分的牌,与对手的动作是完全相符的(imp,跟注,跟注)。“可能”的牌要求对手没有选择其他可行的玩法(例如用QJ加注,  或者弃牌88)。“偶尔”的牌,要求对手做出了一些不太可能做出的决定(例如用QQ在翻牌前limp,然后在翻牌圈又不加注,或者在翻牌圈用弱的卡顺听牌跟注)。  

让我们考虑各种不同的转牌。转牌的5♦如何改变对手的底牌范围?

在对手的底牌范围中,只有包含5♣的同花听牌和Q5或J5会得到增强。带5♣的同花听牌是有可能的,而Q5和J5不太可能,因为regular们通常在翻牌前会放弃这些很差的底牌。

另一方面,如果他持有任何一手成牌,尤其是顶对或更强的牌,那么在这样一个听牌可能性很大的牌面上,转牌的空白是他所乐看见的。如果他持有一张J,那么他也许不关心这张5,因为他不知道他自己现在是落后的还是领先的。

因此,在转牌的5落下之后,我们认为对手会放弃听牌,会放弃一张J的牌,但不太可能会放弃顶对或更强的牌此外,听牌和Jx组成了对手的底牌范围中相当比例的部分。

如果你在转牌圈下注,对手跟注,那公应该认为对手大部分时候有对Q和一些听牌。因此,另外一张空白牌将会增强对手的底牌范围。A或K对于对手来说将是比较可怕的牌,除非他持有AQ或KQ。梅花牌同样使对手害怕,尽管他在转牌跟注后还是有可能持有某些同花听牌的。总的来说,可能发下来的河牌分为数量大致相等的,“安全”和“可怕”的两部分。但是你不确定哪些牌对你来说是好牌,这取决于对手持有一张Q还是一手听牌。

一个转牌读牌圈思考的案例

除了5♦之外,转牌还可能是其他的空白牌。任何非梅花的6或更小的牌,都属于空白牌。

那么7♦呢?这张牌和牌面有些关联,使牌面形成Q♥J♣7♣7♦。但是如果你看不对手的底牌范围,就会发现这张牌几乎不会增强对手的牌力。如果你是一个激进的玩家(那种会在翻牌前用带有7的牌加注的型),那么对手就会担心你可能得到了牌力的增强。这张7♦,还使得多数regular都更愿意放弃听牌,因为当牌面上有公对时,听牌的价值就降低了。

那么A♦又如何呢?这张牌使形式发生一些变化。它会增强AQ,AJ,KT 和任何A-high 的梅花听牌。还会增强对手有可能持有的AK 和AT。此外,它使得KQ,KJ,QT 和JT 增强为对子加卡顺听牌。最后,它使K高牌和T高牌的同花听牌增强成为组合听牌(同花听牌加顺子听牌)。

对千一张Q或J的牌来说,显然A是一张可怕的牌,尤其是他们的踢脚小千T的情况( 没有形成顺子听牌)。对千小的同花听牌来说,也是一张糟糕的牌。

总的来说,除非对手经常用类似JS和Q4之类的牌limp然后跟注别人的加注,否则的话,这张A对他来说都算是一张不错的牌Q 因为它使得相当多牌得到了增强,而只会使很少的牌害怕。

如果你在转牌下注被对手跟注了,那么你几乎不可能知道哪张河牌对你是好牌,哪张不是。他有可能因为击中了这张A才在转牌圈跟注的 (不打算在河牌圈弃牌)。他有可能是用A高牌的同花听牌跟注的(因此不会害怕河牌的梅花牌)。他有可能用对子加卡顺听牌跟注的,例如KQ,所以你不知道河牌的K或T使对手害怕还是使对手成牌。

       

转牌如果是K,那么情况是类似的,尽管A比K击中的牌稍微多些。

在Q♥J♣7♣的牌面上,非同色的T,9或8增强了一些牌。T增强的牌最多:QT和JT成了两对,KQ,KJ,AQ,AJ,Q9,J9和Q8,J8增强成对矛加顺子听牌。两头顺子听牌KT和T9也因为成了对子而增强,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增强都是没意义的。AK增强成了顺子,AT增强成对子加卡顺听牌。少量其他可能性较小的牌也增强了。TT增强为三条,98增强为顺子。

9和8增强了上述的大部分牌,但如果你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实际上没有增强那么多牌,并且增强的程度也不那么大。

另一方面,T, 9, 8对千对手底牌范围中的许多牌来说,并不是特别可怕的牌。对手有可能会担心你成了顺子,但这几张牌其实并不会是很多玩家害怕。

河牌的8和空白(6或更小)比较接近,T则和A与K比较接近。9 居千二者中间。注意,如果翻牌圈的下注不是很大,那么这些牌(尤其是8 和9) 则更容易击中对手的底牌范围。如果在翻牌圈,你向$102的底池中下注$30 而不是$65, 那么对手将会用更多带有7 的牌跟注(例如97 和87), 还有更多J 和7 之间的卡顺听牌。如果在翻牌圈下注大一些,对手的底牌范围中,这些较小的牌就会少一些。

一个转牌读牌圈思考的案例

接下来我们要讨论非同色的Q 和J 在Q•J+7+的牌面上, 转牌的J无疑会增强对手所有的Jx牌。它使得所有其他的牌都害怕,听牌不会喜欢这张公对牌,顶对也不会喜欢这张使中间牌成公对的牌。

如果你在转牌是J时下注并被跟注,你可以认为对毛在河牌圈的底牌范围中主要是Qx。Jx的可能性小一些(因为牌面有两张J,减少了对手Jx底牌的组合数,并且如果对手在转牌成了三条,他有可能会加注)。对手很有可能在转牌放弃弱的听牌,而用少数组合听牌跟注,因为他觉得组合听牌太强了,不甘心弃牌,尽管现在的牌面已有公对。

这个底牌范围在河牌为一张梅花牌时很受伤。持有一张Q的对手会担心你有可能击中了一张J或形成了同花。

转牌如果是一张Q,那么影响就比较小了。对手如果持有Qx,他会更加有信心了。而他如果持有Jx,他的信心却不会减少太多。和非同  色的7一样,Q也同样降低听牌的价值如果对手没有一张Q的话,相对于相信你有7来说,他更容易相信你有一张Q。

大的同花牌容易使玩家们产生动作。这些牌增强对手可能持有的很多牌。并且如果你在转牌圈被跟注了,你很难知道在河牌哪张牌对你是好牌,哪张不是。

以上讲述的是所有可能到来的转牌了。我在每种可能性中选取了一个例子,这样你就可以看到翻牌圈跟注的底牌范围在转牌发生变化的每种情况。幸运的是,在你实际玩牌的时候,每手牌只有一张转牌。当你看到转牌时,做以下这些事:

◆把对手的底牌范围进行分组。顶对,卡顺听牌,同花听牌,等等

◆考虑每种类型的牌如何受到转牌的影响。他们是得到增强?还是会害怕?

◆如果你下注被对手跟注,考虑哪种类型的河牌会增强对手的底牌范围,哪些牌会好使他害怕。有时候对手的底牌范围是混合 的,很难知道哪些河牌是好的,哪些是糟糕的。其他的时候, 对手的底牌范围大部分是由一种类型的牌组成的,你会知道哪些河牌是好牌,哪些是糟糕的牌。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