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牌” 没那么神,重点是要充分利用你获取到的信息

“读牌” 没那么神,重点是要充分利用你获取到的信息(一)

读牌——是扑克中优秀打法的核心,但人们往往对其有着很多误解。很多人认为读牌的目的就是读出对手手中到底有哪两张牌,其实这是错误的。

事实上,在没有任何交战历史的情况下,你绝对不可能非常精准地去读牌。你偶尔可能会发现一位打法很直白(特别没有创造力)的玩家—你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他是否拿到了一手大牌;好好享受吧,因为这样的情况极为罕见。

所有你曾读过的扑克书籍中都说:你应该去玩弄对手。如果你不能弄清对手手中的两张牌到底是什么的话,你该如何去玩弄对手呢?

这很简单。

在扑克中,你可以采取的行动极为有限:

1、你可以加注

2、你可以跟注

3、你可以弃牌

在无限注德州扑克中,你还可以用不同的下注大小来下注,但人们在下注时往往都倾向于下注相同的大小。所以,由于可以采取的行动十分有限,人们常常会用不同的牌做出相同的行动。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很难去读出对手手中到底有什么牌的原因了。

解决这种情况的关键并不能依靠猜测。你一定要理解:虽然我们只能获取到有限的信息,但我们还是有一些信息可以使用的。我们把这种信息称作范围。

范围的含义十分简单,就是一位玩家在采取特定行动时所持有的所有可能的牌。例如,在线上NL200非满员桌游戏中,一位扎实的玩家在枪口位置的加注范围会是:22+/JTs+/QTs+/KTs+/AJo/KQo。

这是一个相当紧的范围,接近所有起手牌的17%左右。在某种程度上,对抗一位手牌范围很窄的玩家是非常容易的。弃掉那些烂牌,用你的好牌加注,用那些有着很大潜在底池成败比(能在翻牌圈击中大牌)的牌跟注。就这么简单。

翻牌后的打法可能会相对复杂一些。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会通过一个(从翻牌前到河牌圈)的牌例来展示我是如何思考一手牌的范围的。

为对手划定范围—牌例

在NL200游戏中,我在CO位持有Q♣Q♥。所有人弃牌到我,我公开加注$7进入底池。按钮位置、小盲注位置玩家弃牌,大盲注位置玩家跟注。

大盲注位置玩家的跟注很松,但并不愚蠢。他在翻牌前的跟注很多,往往会高估一些牌的价值;但他在翻牌后的打法并不是十分激进。在这手牌开始时,这位玩家拥有$159,进入翻牌圈时他还剩$150。我的筹码比他多。

现在,我们有几件事情需要注意一下。我在CO位加了一个大注,试图去偷取盲注,我大约有35%的机会会成功。对手在大多数时候不会持有好牌,所以我的加注范围很宽。同样,大盲注位置玩家可能认为我会去大量的加注,所以他们喜欢去大量的跟注我的加注。较差的玩家在看到别人加注后,会通过大量的跟注来保护他们的盲注。

所以,对手很可能会认为我们有着一个很宽的手牌范围,(如果他确实是这样认为的话)我们也可以知道对手有着一个很宽的手牌范围。

翻牌圈

翻牌圈牌面为T♣5♥3♦。除去抽水,底池中还有$15.5。

翻牌圈牌面很不错;除非大盲注位置玩家持有TT/55/33,否则我会领先于他们的牌,而且对手只可能有5张(或更少)补牌来改善他们的牌型。大盲注位置玩家过牌,我下注$10。由于范围的原因,我并不想在这里下注太多。

如果我下注太多,对手很可能弃掉像是77或76这样的牌。当然,对手是不会弃掉暗三条的。对手在翻牌圈面对一个大的下注时,很可能不会弃掉一张T;但是,对手会在转牌圈与河牌圈有所顾虑,他们不会为了一手只有5张出牌的牌而投入所有的筹码。

在这种类型的牌面上,我希望得到对手大量的跟注。他们会由于跟注犯下许多错误;所以,我不介意去下一个小注。我并不是通过让对手跟注一个非常大的下注来赚钱的,而是通过让对手经常错误的跟注一些小的下注来赚钱的。

所以,我下注$10。

对手过牌加注到$27。

真不可思议!

有三件事情值得注意。第一,对手的加注大小很奇怪。这个扑克室有“下注一个底池大小”这种按钮,人们都很喜欢使用它。对手故意不去使用这一按钮,而是去下了一个小注。对于这一点,我很困惑。他肯定会用暗三条来这样做,目的是稍稍建立起底池,在接下来的几条街中榨取我的筹码。但是,他也可能会认为—一对T在这里已经足够好了。一些像是T9s,KTo,AT,JT或其它的牌都是可以来跟注的牌。好的玩家不可能持有这样的牌;但大盲注位置玩家并不是一位好玩家,所以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

所以,我决定跟注那多出来的$17。目前,我认为对手的手牌范围是T9s+/JTo+/TT/55/33。

一些人可能会认为我在这里有点慷慨了(意思是对手的范围可能并不是那样,我划定的范围可能有些不对),但请记住:对手是一位很弱的玩家。

对抗一位好的玩家,我可能也会去跟注那额外的$17,但跟注的理由完全不同。这个我们一会再谈。

跟注后,底池大小(减去抽水)为$68。有效筹码深度为$125。

转牌圈

转牌圈是一张非同花的6(牌面成为T♣5♥3♦6♠),完全的彩虹牌面。

对手过牌。

好吧,这太奇怪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对手很可能是想搞出一些花样,用暗三条连续两次过牌-加注。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打法,不擅长扑克的玩家常常喜欢去做一些怪事。对手完全不可能持有两对,因为我们在翻牌圈就已经排除了这一范围,转牌圈的6完全是一张无害牌。如果对手有一对T,他的牌型依然没有什么改进。如果对手是暗三条,他也并不需要改进其牌型。在线上扑克中,这种情况被称作:要么遥遥领先要么远远落后(WA/WA)。

但是,我不相信他持有一手强牌。

他知道自己在翻牌圈上做了一个小加注,所以他可能认为我们会用AK来跟注。或者,认为我们持有一对弱T,像是T9(完全被大部分对手所持有的T所主导)这样的牌。这时,对手的范围与在翻牌圈的范围相同。我知道他的牌并没有什么改进,但我认为他可能会跟注一个转牌圈的下注;不仅仅是用暗三条,还可能用很多顶对来跟注。

所以,我下注$40。

我并不想在这里下注一个大注。我希望对手跟注。如果他没有暗三条,他就是通过跟注在犯一个实质性的错误,所以,我打算做一些小的下注,期望对手会经常跟注。

“读牌” 没那么神,重点是要充分利用你获取到的信息(一)

现在是这手牌的关键时刻了,如果对手在这里过牌-加注的话,我可能会跟注,主要是出于无奈,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怀疑他有可能是在过分地游戏着一张T。如果他将剩余的$85全下的话,我并不指望着去赢下那些钱,但底池中除了那$85之外,还有额外的$140,所以我不能就这么放弃我在这手牌中的赢率。

但是,对手仅仅跟注了我的下注。这时,我已经十分确信对手持有一张T了,他已经被我打败了。我不确定他的踢脚牌是什么,但我肯定他手里有一张T。

总结

在对抗优秀的玩家时,你往往会发现自己处在十分困难的情形之中,你很难去确定他们持有什么样的牌。对抗优秀的玩家时,你很难根据你所得到的信息来做出正确的决定,你不是在打牌,而是一直在猜测。

充分利用你获取到的信息,尽你所能做出最好的决策。然后,就看你的运气了。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