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公共牌诈唬?看完你会发现原来机会很多

公共牌结构可能是德州扑克概念里最基础的一部分,公共牌上各种牌的组合决定哪些成手牌型是可能的,哪些听牌可能存在,同时公共牌的牌型组合有关的概率也是德州扑克选手需要掌握的基础知识。

如何利用公共牌诈唬?看完你会发现原来机会很多

绝大多数小额牌局的玩家对公共牌面的理解很肤浅。“公共牌成对,那么就有可能有葫芦。”“三张同色的就可能有同花。”“牌面上有高张的话,击中牌的概率高于三个低张。”他们知道的大体就是这些。

实际上22,100种公共牌面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性,每一种都对应着不同的成手牌型组合。如果相对你的对手而言你对公共牌面结构的理解更深,你会发现更多的诈唬对手的机会,而你的对手往往会错过这些机会。

下面我们来看一个例子:相比A-8-3彩虹和K-8-3彩虹两个翻牌。假设我们的对手会在翻牌前玩40%的手牌,当然这个数字在9人满员桌上相比理论上正确的进池比例有些高,然而在很多现场牌局里这个数字还是很典型的,有很多人都是这样的翻牌前游戏范围。这个范围包括任何的对子,任何的AX,很多同花牌(不是所有),非同花双高张,非同花连张,例如7-6之类的手牌。

在A-8-3彩虹的翻牌上,这个在翻牌前玩40%的牌的对手会有大概32.5%的可能击中一对或更好。另外,他们有大概22.5%的可能击中比顶对差的对子,还有他们有3.5%的可能击中一个卡顺(例如拿着45之类的牌。)

总体上看,在这个A-8-3的翻牌上,你的对手有58.5%的可能击中翻牌,他们会深深击中(顶对或更好)的可能性是32.5%。

鉴于之前的分析中对手中牌的概率,在这个公共牌面上面对一小部分对手,你可以在翻牌和转牌上做一些小型到中型的诈唬。例如,你只面对一个对手,如果你在翻牌上60元的底池里诈唬下注30元,你可以有40%的机会马上赢得底池(你的对手错过翻牌的概率)。如果被跟注了,你可以在转牌上再次行动,向120元的底池里再下注60元,你这个行动能够赢得底池的概率也有40%(这个概率包括了我们之前分析里的这些情况:你的对手在翻牌上有一个卡顺,或者一个低于顶对的对子,之后在转牌上没有得到提升。)

这些下注从长期来看获得了显然的收益,因为你给了对手2:1的赔率,你的对手在面对你每次的下注时都会有33%以上的概率盖牌。

不过,如果你面对的是3-4个对手,那么这些对手里有人拿到一个A的概率明显大了很多。还是刚才的例子,如果面对3个对手,还是32.5%的概率击中顶对,你的对手里有至少一个人有A的概率达到了70%左右。因此,如果你想要在3人的对局中在翻牌上诈唬对手,你经常被人在翻牌和转牌上都跟注,从而在河牌面临艰难的局面,或者套池。

现在我们来分析K-8-3的翻牌。这个翻牌和之前的A-8-3相比看起来似乎不大,然而如果我们深入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这个翻牌对牌局走向的影响就很大了。我们面对的还是那个在翻牌前玩40%牌的对手,他们这次只有17.4%的机会击中顶对或者更好,他们击中非顶对的可能性有24.6%,而且没有卡顺听牌的可能。

这就意味着你的对手在翻牌上只有42%的“命中率”,相比之前的A高翻牌上58.5%的命中率差了不少。

我们更进一步,在这个K高的翻牌上有更大的可能对手击中了很弱的翻牌——如果玩家拿到了比K小的对子,他们很大可能会在转牌上面对下注而选择放弃。在这个牌面上,共有59%的可能性玩家击中了比顶对差的翻牌(这个可能性包括了没有得到提升的口袋对子)。这意味着你可以在转牌上继续开火,希望你的对手比以前更多的弃牌,这个概率是接近60%。注意,在前面举例的A高的翻牌上这个概率只有40%。

 

总体上说,在刚才的两个例子中,在带A的翻牌上你在翻牌和转牌上连续下注获得的利益比较边缘化,而在K高的翻牌上面对同样的对手做出同样的动作获利就显著得多。

再看远一点,我们在K高的翻牌上的前景相比之前的A高牌翻牌光明了不少。当面对三个玩家时,所有的三位玩家都错过翻牌的概率是20%左右,因为这个数字小于33%,所以你需要在60元的底池里下注30元来获得明显的期望值,而当有人跟注时我们还有可能盈利。

如果只有一个人在翻牌上跟注,那么我们可以在转牌上向120元的底池里下注60元,这里对手弃牌的概率有60%。相比33%的赢利平衡点,这个数字已经高出了很多。我们在翻牌和转牌上的下注会获得很大的收益-无论你拿着什么牌。

 

记住,在做这个分析时,我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手牌是什么。这么做的原因是我的手牌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小额无限德州扑克玩家往往使用的是很容易被利用的策略,在很多情况下,即使你不看自己的底牌也能压制他们。那么小额玩家在这些例子中犯的主要错误是什么呢?

首先他们在翻牌前玩太多的牌。当他们在翻牌前玩过多的手牌时,他们往往在翻牌上击中了太多的弱牌。无论翻牌如何,这些手牌即使击中了一些牌面,他们面对有威胁的下注也往往更倾向于弃牌,而对他们进行诈唬则更有用。特别是在K-8-3这种翻牌上,拿着9-6或者6-5之类的翻牌,基本上没有什么希望继续下去,对他们的诈唬效果更加明显。

第二,他们过于相信下注。当你在60元的底池里下注30元,他们会弃掉太多的牌。如果你在120元的底池里下注60元,他们还是会弃掉更多的牌。实际上这些下注对任何两张牌来说都有可能,我也的确会用任何两张牌去做这样的下注。比较靠谱的做法是,即使对翻牌前的紧手玩家来说,一个K-8-3的翻牌通常来说也不太容易被击中,这些玩家不应该对我的下注给予太多的信任,因为我可能拿着任何牌这么做,当然如果他们能发现并实践这些他们就已经不是初级玩家了。

总体上看,绝大多数的小额玩家使用的策略都是基于这样的前提:他们需要用弱牌来击中翻牌从而获得利润。从数学角度来看,他们依靠这种策略难以实现长期的稳定收益,这大体上是一个很差的策略。

 

在所有这些分析之后,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比如这样“恩,拿我可以等AA。在没有A的翻牌上我们可以引诱对手全下。”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有正确性。但是不要忘了有22100种翻牌的组合,我们针对牌面的分析在绝大多数时候并不那么简单。例如,你拿到A-A面对Q-J-3的三张方块的牌面,对手在翻牌跟注,转牌还跟注,你觉得他是什么牌?换了4-2-2的翻牌呢?换了K-Q-4彩虹的翻牌呢?

不过好在事情在小额游戏里并不是那么复杂。在小额游戏里,你如果决定在翻牌和转牌对对手进行诈唬,那么基本上只看牌面结构和对手数量就好。你不需要对对手了解太多,因为对手的策略基本都是差不多的,你甚至也不用看自己的手牌,手牌的强度不需要评估。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