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解析:我在WSOP主赛放弃了翻牌圈两对


当我在WSOP主赛事的一个多人底池拿到翻牌圈两对,并且遭遇许多攻击时,我不得不问自己:我是该忍痛弃牌,还是找到一个打光筹码的方法?
 
我在WSOP主赛放弃了翻牌圈两对 | 牌局分析
本文的讨论焦点是那手发生在盲注为75/150时候的牌局。当时一个前面位置玩家跛入(平跟溜入底池),然后紧挨着他的牌手加注到750。按钮玩家跟注,我在小盲位置低头看到底牌是J♦T♦(T代表10)
在这里我唯一会弃牌的时刻,是我相信前面位置玩家用意图加注的牌跛入的时候,但此刻我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会那样。因此,我跟注,大盲玩家跟注,跛入玩家也跟注,使得底池有五个人竞争。
翻牌是J♥T♣9♥。我拿到了顶大两对,但每次翻牌包括三连张时,你必须非常小心,因为很可能许多筹码会涌入底池,而你将对抗暗三条、顺子或极好的听牌。那么,我们应该过牌还是领先下注呢?
当翻牌对翻前加注者有利时(正如这手牌),我通常不会领先下注。这是一个我将用我的整个范围过牌的场合。大盲玩家也过牌,初始跛入者下注1200。翻前加注的LJ玩家跟注,我在想:如果按钮位置的紧手弃牌,我就过牌-加注。
恰恰相反,按钮玩家加注到4000,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这个加注尺度意味着两个已经投入资金到底池的牌手有很好的赔率去跟注。因此,按钮玩家其实是在宣告:“我有一手强牌,我会给你很好的赔率,但你仍然无法打败我。”
在这里顺子和暗三条是强牌,而我的两对对抗这些牌不是很好。也许我能再拿到一张J或10,但那种可能性不大。很可能某个对手已经拿到了一张J或10。因此,我认为我应该弃牌。
我们在翻牌圈有一手较强的成手牌,但鉴于翻牌圈的行动,这手牌基本上成为了一手糟糕的抓诈牌。我认为这些牌手会在WSOP主赛事开始阶段经常诈唬吗?我不这么看。或许他们高估了自己的牌力,但我对他们在多人底池玩大诈唬感到怀疑。因此,我把自己的牌扔到了废牌堆。
 

大盲玩家也弃牌,其他两人跟注。转牌是2♥,完成了同花听牌。三名选手都过牌。然后河牌是2♠。前面位置玩家下注3500,LJ玩家弃牌,按钮玩家跟注。
前面位置玩家亮出T9(比我差的两对),而按钮玩家拿着8♠7♠,一副顺子,鉴于各种顺子听牌和同花听牌的可能性,这其实是一手抓诈牌。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