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解析:你愿意弃掉这手顶对吗?


1
牌局过程
翻牌前:HJ位玩家跟注进池,CO位弃牌,Hero在庄位用K♥Q♦加注4BB,大小盲玩家弃牌,HJ位玩家跟注。
翻牌:K♦4♥3♠。HJ位下注22.5BB,Hero跟注。
转牌:5♥。HJ位置全下75.2BB,Hero应该弃牌吗?
你愿意弃掉这手顶对吗?| 牌局分析
2
牌局分析
在类似这种场合的隔离加注尺度,过去是4BB到5BB之间,但如今,盲注位置增加的侵略性,和小盲位置的要么3-bet要么弃牌策略,制造了一种隔离加注尺度变小的变化。这种变化的代价是放弃翻前弃牌赢率和降低我们与鱼玩家单挑的机会,同时打造一个较小的底池,以换取能够更多地防守3-bet和减少我们对3-bet弃牌的损失。
我认为更好的解决方案是保持较大的隔离加注尺度,但稍微缩紧隔离加注的范围。为了保持较大的尺度,最好是放弃极边缘的隔离加注牌,从而达到加注首先应该达到的目标:单挑底池,前两个回合的弃牌赢率和隔离一个弱手。Hero在这里的加注尺度很好。
翻后是一个奇异的剥削世界。翻牌圈要接受的最重要事实,是Hero是否在牌局中某个时刻打光筹码的决定立即发生,且完全取决于是否他现在跟注还是弃牌。当然,在翻牌圈加注是离谱的,但尽管如此,是否游戏所有筹码的决定必须立刻确定。平均而言,对手翻牌圈做超过两倍底池大小的诈唬然后在转牌圈放弃的范围非常小。因此,翻牌圈跟注然后在之后弃牌纯粹是烧钱。
 
你愿意弃掉这手顶对吗?| 牌局分析
那么我们如何决定呢?这是一个对对手的牌手类型做一些推论变得很重要的场合,即使这些统计数据来自一个小样本。我们首先列出关于这种牌手类型往往正确的一些事实。
  1. 翻前只游戏29%起手牌的牌手,对于他投入资金的牌比较有选择性。他不愿意为全部起手牌的71%投入哪怕1BB。

     

  2. 这种牌手对于游戏的理解很糟糕,大多数情况下玩得太被动。

     

  3. 对手不轻易偷盲或3-bet。他对于赢下极小的底池毫无兴趣。
那么与这些特征相符的人,会选择用什么牌对我们做2.5倍底池大小的反主动下注呢?一手超强牌。反证法(也叫归谬法)是一种哲学技巧,它通过从逻辑上推断出一个命题真实性的明显错误结论来证明这个命题不成立。在本例中我们可以做如下推理:
  1. 对手经常在这里拿着诈唬牌。
  2. 对手与上述1-3的特征符合。
  3. 因此,对手是那种几乎总是错过偷走小底池的机会,但往往拿很多钱去博取小底池的牌手类型。
  4. 这种牌手类型不存在。
  5. 对手是一种不存在的牌手类型。
  6. 对手不存在。
好的,我们通过有效逻辑推理得出一个无法接受的结论,而且现在有两种选择。我们可以不考虑我们的一个前提,或者拒绝将逻辑作为得出真相的方法。许多非小说类书籍完全拒绝逻辑,而且其中有些书确实非常著名。如果你希望走这条路,我建议你放下本书,然后去找一种新爱好。
在我看来,我可能在这里不考虑的前提是(i)和(iv)。我不认为(iv)是一个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强烈的主张。平时被动的牌手必定有时因为沮丧或愤怒以一种难以预料的方式发动猛攻。我们都有那种除了每年两次的爆发时刻外特别冷静的朋友。
似乎他们的怒气都释放在微注额比赛上。也许我们可以接受这种牌手类型不存在的主张,但我们承认存在偶尔以这种方法做出反常行动的被动型牌手。然而,这并不使我们想在翻牌圈跟注。一个原本被动的牌手经历他年度爆发时刻的极小可能性并非一个投入资金的好理由。这使得他诈唬的可能性非常小。
避开“对手不存在”结论的另一种其他方法,是不考虑第一个前提。不考虑一个前提的真实性必然意味着它是不成立的,因此我们必然可以在逻辑上这样说:
(i)* 对手在这里不会经常拿着诈唬牌。
我知道哲学学位终有一天会帮到我。Hero肯定应该在翻牌圈弃牌。
鉴于我们的上述推理,转牌圈明显应该弃牌。学生已经投入22.5BB到火坑,但那并不说明从决策角度来看,输掉更多筹码是合理的。你潜意识上喜欢在犯错后崩溃,并假装那并不要紧,你应该尽量不要让那种无助的浪潮席卷你。有一种良好的扑克美德,是能够意识到已经犯下大错,然后恢复理智,打好下一回合。即使一些极优秀的牌手也无法做到这点。
给学生的总结:充分利用你的HUD进行推理只需要一些简单的演绎逻辑。幸运的是这种场合很少发生,因为跟注是一个大错。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