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分析:在7高翻牌面弃掉KK?什么情况

KK这手德州扑克第二强牌,通常会被公共牌出现的一张A赶走,而且它也经常被人连下两注赶跑。尽管如此,很少能看到有人在没有A的翻牌面放弃他的KK,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这手弃牌如此令人瞩目的原因。
这手牌发生在2015年的世界扑克巡回赛(WPT)加拿大春季冠军赛上,加拿大新斯科舍省人Gary Lucci从370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进入非正式决赛桌后,锁定了自己扑克生涯的最好成绩。在比赛还剩8名选手的时候,Lucci翻看他的底牌,发现是两张黑色的K。据WPT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整桌人议论纷纷。
 
在7高翻牌面弃掉KK?什么情况 | 牌局分析
在盲注15000/30000,前注5000的时候,Lucci握有171万筹码,筹码量排在剩余8名选手的前半区。Lucci在UTG位置行动,加注到85000,后面选手弃牌,轮到HJ位置的Trevor Delaney说话。Delaney在有利位置平跟,而Levi Stevens选择捍卫自己的盲注,3bet到225000。Lucci和Delaney都跟注。
 
翻牌是7♥3♦2♣
Stevens敲了敲桌子,尽管这是一个全小牌的彩虹公共牌面,Lucci也过牌。这时候Delaney全压他剩余的120万筹码,Stevens弃牌,Lucci亮出了他的K♣K♠后把这手强牌推进了废牌堆。
 
在7高翻牌面弃掉KK?什么情况 | 牌局分析
严肃的WPT现场报道团队认为有必要重新播报一次刚才的情况:“没错——Lucci在这个7-3-2杂花牌面放弃了他的一对K。”扑克爱好者和媒体人员马上开始在推特上讨论这个令人费解的弃牌。

没有人能充分理解为什么Lucci会放弃这个底池。当时Lucci筹码不到150万,之前又淘汰了一个入局者,他很可能通过跟注成为筹码领头羊。
但是Lucci弃牌了,这让所有人感到震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不想讨论Lucci的打法是否“正确”,而是把这局牌的分析作为外部环境和桌面上的行动同等重要的范例。真空条件下(没有任何外部条件干扰),在7高彩虹面放弃一对K或许看上去是个大错,但扑克永远不是在真空条件下游戏的。
牌手波动的资金需要,可以催促他心甘情愿地调整自己的打法。迫近拿到奖金的局势,也可以让激进的玩家临时转变成岩石型玩家。一名牌手可以将经典的快速跟注行为变成一种延时反应。而且特定锦标赛的背景和声望,也可以激励选手,使他们自发或不自发地修正自己的打法。
Lucci对PokerNews解释他的弃牌举动,正是所有这些外部因素共同促使他去放弃这手牌。
“他(Delaney)最初平跟的玩法我没弄懂,但我感觉他有一对A,”Lucci谈起他在当时情况下的读牌,“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有一对A。他没有再次加注让我认为他可能在慢玩AA,就像我拿着KK所做的那样。”
这里,Lucci根据实时读牌、对手的身体语言和下注模式来分析这手牌。如果之前的对战历史让Lucci相信Delaney倾向于慢玩AA,后者平跟初始加注的选择,以有Stevens的3bet,或许向Lucci释放了警告信号。
“当他平跟225000的时候,我就有了一种感觉,”Lucci继续说道。“我和他一起打过许多小规格的锦标赛,他是一名相当紧的牌手。当我跟注225000的时候,他知道我有一些牌力,还有不管怎样他跟注了,这样我就有一种他拿到了AA的感觉。”
即使Lucci不认为Delaney拿到了AA,他也乐意承认一种其他外部因素很可能让他作出同样的弃牌决定。只要淘汰两名选手,Lucci就能首次在WPT决赛桌登场亮相,这是业余玩家和职业牌手都想追逐的至高目标。Delaney全压的时候还剩49个大盲。Lucci看了看四周,发现有几名小筹码选手筹码比自己少,他乐意让这些对手在他游戏大底池之前出局。
“在整个锦标赛中我唯一所做的就是设定不同的目标,”Lucci解释说。“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进入前45名……拿到奖金。而后,每次奖金提升我都会试着将目标提升一小步。随着我不断前进,目标也在不停改变。因此,当我成为最终十名选手时,我的目标就是进入正式决赛桌。”
 在7高翻牌面弃掉KK?什么情况 | 牌局分析
西班牙职业扑克玩家Carlos Mortensen在2012年WSOP主赛决赛桌泡沫期也弃掉了KK
“当他全压的时候,我认为他有AA,”Lucci回忆说。“但是,即使他只是用AK、AQ或其他什么牌这么做时,我考虑的是,如果他只是用A高牌诈唬,倘若随后发出一张A,我仍可能被击败。毕竟还有转牌和河牌没有发出来……”
“假设我进入了最终桌,我或许会跟注。但进入最终桌对于我非常重要,所以我认为即使他只有A2,他仍有可能击败我。那个时候我打得谨慎,因为我的唯一目标就是进入最终桌。”
“打得谨慎”这句话可以解释为所有nit(极紧)玩家的座右铭,但可以确信的是,紧弱的策略通常要比其他选择盈利少。在任何情况下,Lucci都清楚地相信,竞争多个小底池要比竞争一个大底池更适合他。
“我不是那种用自己所有筹码去跟注的牌手,”Lucci说。“我更喜欢游戏小底池,通过它们慢慢积攒优势,而不是做一个绚酷的巨额全压。我讨厌JJ这样的对子,单纯地讨厌。相对于扔掉这些牌,我更喜欢玩34,56……这些牌是我的菜。我用52和34赢得了我在这次锦标赛上的最大两个底池(大笑)。这就是我惯常的打法。”
尽管全世界都无法知道Lucci的弃牌是否“正确”,但这种玩法证明了——对于特定环境下的特定玩家,这是一种正确的打法:在接下来的一手牌,Lucci见证了一名对手被淘汰。在第二名淘汰者出局后不久,Lucci弄到了职业生涯第一个WPT决赛桌的座位。Lucci最终排名第四,赢得了65675美元的奖金——迄今为止他赢得的最高奖金。当谈论到他从那次先见之明的弃牌中的利益时,Lucci表示自己毫不怀疑这种打法的合理性,特别是Delaney告诉他和其他人,他确实拿着AA以后。
 
在7高翻牌面弃掉KK?什么情况 | 牌局分析
“他后来告诉我,他拿的是一对A,”Lucci谈到Delaney时说。“他当时告诉我,击中了三条3,但他从来不会用33参入那种底池。所以,可以简单地说,你拿的就是AA。我对他说,他有80%的程度相信他的话。(大笑)。”
“他当时没有太多理由去撒谎,而且他也告诉其他人当时他拿着AA,所以我认为他没骗我。Pascalb也说,当Delaney盖牌的时候,他瞄到了一张A。但人们不敢相信我会弃牌,而桌上所有人都说他们会跟注。他们或许是对的,谁知道呢(大笑)?但我的确进了决赛桌,这才是最重要的。”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