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为什么牌手们拒绝承认同行的技术?

为什么即使是优秀的选手也拒绝承认他们同行的技术,而却能如此迅速地批评对方的表现?

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一个周末,扑克推特上的人都会忍不住找茬。

而这个周末的主题是: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很烂。

很多高调的玩家都觉得有必要指出他们的同龄人在游戏中的表现有多糟糕。

话题 | 扑克界的吐槽大会:为什么牌手们拒绝承认同行的技术?

我们先来看看丹牛对Phil Hellmuth的吐槽:

2017年10万买入“一滴水”第10名,奖金31.2万。

2016年30万买入SHRB第4名,奖金160万。

2015年10万买入“一滴水”第六名,奖金69.6万。

2012年100万买入“一滴水”第四名,奖金260万。

“就这样了。20年来没有赢过WPT的比赛 没有一次在高额买入的巡回赛中取得前三名。phil在中低级别的比赛中表现不错,但是在大联盟的高额买入巡回赛中,他是赢不了的。他可能是他那个时代的GOAT,但那个时代早已过去。”

再来听听Doug Polk是怎么评价他的两位同行:

Fedor = 很菜,每个reg都梦想让他坐在他们的桌子上。

Limitless = 地球上最被高估的人之一。

在我的HUNL团队中,我是3个人中第三好的选手,但吊打上面两位却是没问题。同样,尽管被高估了,但Limitless几乎肯定会在这场比赛中获胜。您甚至在地图上都找不到Fedor。

话题 | 扑克界的吐槽大会:为什么牌手们拒绝承认同行的技术?

周末我最喜欢的一条推文是Marle写的:

扑克与WWE的关系比与国际象棋的关系要密切得多。

话题 | 扑克界的吐槽大会:为什么牌手们拒绝承认同行的技术?

Marle Cordeiro

她说的一点是,扑克尽管与知识上的严谨相关,但仍然有大量的谩骂和诽谤的夸张元素。我认为对象棋的比较可能也说明了为什么这么多扑克玩家觉得有必要评价对方的能力。

我们无法面对未知的事情

这一切都归结为变数。我真的相信,无论我们多么接近GTO,多么有数学修养,我们都无法从进化的角度完全理解上升和下降。扑克玩家在运气方面的极端体验比其他任何技巧追求都要多。人类有一种天生的正义感,而扑克游戏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对另一个玩家的游戏有一个真正准确的评估,这是非常自然的。我指的不是我们天生的偏见,我们会注意到玩家运气好的时候,而忽略他们运气不好或打得好的时候。我的意思是,我们从来没有看到玩家的大部分手牌,即使他们对我们不利。我们不知道一个玩家是否对我们进行了勇敢的诈唬,或者是价值下注。我们不知道当他们有第二把好牌时,他们做了多少大的投资。我们不知道他们在河上的疯狂表演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个疯子,还是为了平衡还是为了形象。

扑克中的未知因素太多,人类有认知闭合的需求。我们不喜欢散乱的结局,我们与模糊不清的事物作斗争。这是人类条件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填补空白,并创建一个关于发生了什么的叙述。这也是一种非常人性化的倾向,即试图保护我们的自我认同。在我看来,所有这些都导致了我们的冲动,认为我们的对手往往打得不好,并把我们的假设告诉别人。

这些在国际象棋中都不是问题,在国际象棋中,谁是优势棋手在大多数时间都是很明显的。在国际象棋排名中,没有含糊不清的地方,但是当你比较一个赢过很多手链的人和一个高额常规桌牌手时,就会有很多含糊不清的地方。国际象棋迷们,你们必须在这里帮助我,但我只能假设国际象棋没有同样的文化,即大师们互相告诉对方他们有多烂?

预计今年会有更多的垃圾话

有一群玩家我认为不太落入这个陷阱,那就是视频直播玩家。大体上我认为Twitch的主播们要谦虚得多,对同行的评判也少。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流媒体玩家有勇气把自己打的每一手牌都展示出来,不仅仅是给粉丝观众看,基本上也是给对手看。这是扑克中最脆弱的位置,既要面对这么多的嘲笑,又要泄露这么多可能对他们不利的信息。

这些都不是说扑克玩家不应该说脏话或者批评对方的游戏。这并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因为扑克有WWE式的垃圾话元素,它让现在和以后的电视变得很好,这不能太坏。我个人喜欢讨论扑克中 “谁比谁强 “的问题。例如,我一直觉得’Phil Hellmuth好吗’的讨论很有意思,因为,Daniel Negreanu的最新竞猜就很清楚地说明了,这是对GTO与剥削性辩论的一个很好的寓意。

人类都有偏见,无论多优秀的扑克玩家都不能幸免。随着最近单挑挑战的热潮,我认为扑克界的“吐槽大会”应该成为主流。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