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限注德州扑克圣经(3) |基本理念

基本赌博理念

“扑克不是赌博”,你一定听某些人这么说过,你也许对自己也这么说过。无论谁这么说通常的意思是,“长期来看,每个人拿到好牌与坏牌的机会均等,使你成为长期赢家的是你比对手打的好,而不是因为你运气好。最终,差的玩家会输,而好的玩家会赢。”这有点罗嗦,但是大多数人趋向于认为“扑克不是赌博”,尽管第二部分的话是对的,但你最好不要简化掉,因为第一句是错误的!扑克是赌博。

事实上,它像一个没有害处的陈词滥调,否认扑克是 D赌博会使你犯一些系统错 误。老练的扑克玩家用基本的方法赚钱,像那些在赌场体育博彩公司等任何在赌博 中赚钱的长期赢家那样,他们利用每一个决定最大化他们的期望值。

期望值

期望值是你平均每玩一手会赢或输的钱数。譬如说你和朋友打赌掷硬币。如果硬币 正面朝上,他会给你 1元,如果背面朝上,你就给他 1元。对这个打赌来说你的期 望值是 0。你有一半的机会赢 1元还有一半的机会输 1元。平均来说,这个打赌是 收支平衡的。

为了计算期望值,你必须所有可能结果的平均值,加权每一个的可能性。在这个案 例中,我们有两个结果:+1$,-1$.每个结果都有 1/2的可能性。因此,你的期望 值(用 EV来代替)是 0。假定你的朋友决定如果正面的话给你 2$,但你仍然只需 为背面付 1$。那么现在你的 EV就是 0.50$。在每个给出的掷的结果,你会赢 2元 或输 1元。但平均来讲,你每次掷硬币能赢 50分。同样地,你的朋友的期望值是 -0.5$。如果你每次赢 50分,他必然每次输 50分。钱不会凭空出现或消失:如果 一个人有正的期望值,那别的人必然有负的,所有的总和必定是 0。

作出赌博决定

为了在赌博中长期赢钱,你必须选择正期望值的下注,避免负的期望值。这就是赌场赚钱的方法:提供大量的赌戏,并且绝大多数有正的期望值,因此,赌徒是负的期望值一方。

在一些赌戏中,你唯一能决定的就是下多少注码。例如在上面的扔硬币和掷骰子, 你只需扔或掷并根据结果做适当地支出。同样,在轮盘中你在一个或多个数字下注 然后转动小球。你的期望值由赔付结构和你下注的大小决定。但在别的赌戏中,像 21点和扑克,还有其他的决定因素。在所有的赌戏中,唯一正确地决定是最大化 你的期望值。

假定你在玩 21点,你拿到一张 6和一张 5(共 1点),荷官的明牌是 6。你有三 个选择:停牌,要牌,或者加倍。要决定哪一种是最好的,你必须计算一下每一个 决定的期望值。

如果你停牌,你是希望荷官爆牌。他需要 17点或更好,他可能会成功也可能爆 牌,如果他拿到 17点或更好的牌,就会击败你的 1点。所以只有他爆牌你才能 赢。即使他的明牌是 6(荷官的明牌是 6比其他的牌有更大的几率爆牌),他爆牌 的机会仍然小于一半。因此,荷官赢的机会大于 1/2,停牌是负期望值。

如果你要牌(只一次),你两条途径赢。如果你拿到差牌(1-5),你可以停牌等 他爆牌。如果你拿到好牌(6-K)你可以停牌,如果荷官爆牌或比你的牌小你都会 赢。这些加起来会让你的胜率超过一半,所以要牌是正期望值。

如果你加倍,会使你要牌的期望值加倍。停牌是负期望值,要牌是正期望值。在这个案例中,加倍增大了你要牌的期望值,因此是最大化你期望值的玩法。

扑克决定

同样地,想要在扑克中获胜就要尽可能多地用正期望值的打法,避免负期望值。在 每一手牌你有三个选择:弃牌(fold),下注(BET),跟注(cal),或加注 (raise)。每一个选择都与期望值有关。你的目标就是选择期望值最高的那个。 量化跟注(cal),或加注的期望值是很困难的,但弃牌很容易,它的期望值是 0。如果你弃牌了,你就不会再赢或输。如果跟注或加注有正的期望值,你就不应 该弃牌。只有在跟注或加注都是负的期望值的情况下才能弃牌。另外,要比较跟注 或加注来做出较好的选择。

像我们前面提到的,一些人不愿承认扑克是赌博。因此,他们不能从最大化期望值的角度来做出打扑克时的决定。这就产生了系统错误。在他们看来,输家在赌而赢家不是赌。对他们来说,赌博意味着拿钱在一个希望渺茫风险很大的赌注上冒险。

他们只在要赢的时候下注或加注,无论何时当明显要输时他们弃牌。

例如,他们中许多人不喜欢在悬牌之前加注,悬牌经常破坏他们的牌,他们不愿让 额外的钱冒险。例如,他们有 AK时从不加注 raise。“在我押更多钱之前我想看 看是否能凑成一对,AK毕竟只是拉牌drawingcard。”他们把加注 raise视为不 计后果的赌博,是愚蠢的“冒险家”的选择。

老手决不这么想!他们会分别评估跟注 cal和加注 raise的期望值,然后选择最 高期望值的那个。假设你有 5个对手,你估计平均有 1/4的机会赢。因此,raise 是以输一个注码的风险来赢 5个注码(因为如果你 raise了有 5个对手要跟注 cal),如果你 4次能赢一次,那么你加注 raise的 EV就是 0.5个注码。

即使你处于劣势,raise也比 call要更好。这是最大化你的期望值的打法。 我们假定你的 raise让你只能 alin,因为接下来的下注依然影响你的期望值。 扑克是复杂的。但那会使你更确信“playingbyplatitude(老式的玩法是错误 的)”是错误的,“避免赌博”听起来并不像一个策略。过分简单化的建议像 “Don’tdrawtoinsidestraights(不要听中间少一张的顺子),”“Don’t raiseonthecome(不要在来牌时加注),”或者“Fitorfold(不是易成牌就 fold),”并不是专业的看法。熟练的玩家知道扑克是赌博,除了始终选择最大化 你的期望值的打法,最大化你的长期胜率外没有别的办法。

最终思考

有时你始终按最大期望值的打法,但你的牌比平均水平差,你就会输。有时你做了错误的决定,选择了差的期望值的打法,但因为你的牌比平均水平好,你仍然赢了。但无论如何,你最终的结果还是受你选择的期望值的打法。如果你始终选择最大化期望值的打法,你会靠打扑克赚很多钱。如果你始终按错误的打法,你就会输。不要管结果如何,把精力集中在最大化你的期望值的打法上来。这本书会教你这么做。

一些特殊扑克理念

扑克像别的赌博游戏一样,长期的利润和损失都取决于你的期望值。每次你决定 fold,cal或 raise,你必须考虑你的期望值。为了最大化你的胜率,你必须始终 做出最高期望值的选择。如果你能正确地测定出每个选择的期望值,这是很容易办 到的事。

在许多 DU戏中,没有必要去详细计算你每次下注的期望值。例如,在 38个数字的 美国轮盘中,有 18个红色,18个黑色,2个绿色的 0。当你押一个数字时,你的 赔率是 35/1。假定一个公平的轮盘,那么有 1/38的几率出现你押中的数字。如果 你押 100$在 16点,你平均 38次会输掉 37次,一次赢 350$。因此,你的下注的 EV是-5.26$.平均你每押 10$会输 5.26$。从这个简单的轮盘游戏来看,你可以 计算你的期望值小至分这样的单位。不幸的是,扑克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更重要 得是,你不能掌握全部的信息。有两个重要的信息是你所不知道的。

1.你对手的牌

2.你的对手会对你的行为做出什么样的反映 你也不知道公共牌会出现什么牌,但是你可以计算他们出现的可能性,就像你计算 你押中轮盘数字的可能性一样。

如果你有 AK,你的对手有一对 Q时你的期望值与你对手有一对 A时是截然不同 的。你可以让他把他的牌亮给你看来帮助你计算,但他可不会答应。因此,大多数 期望值的的计算是基于对你的对手的牌的合乎逻辑的猜测而估算出来的。 另外,你的期望值也跟对手对你的行为做出的不同反应有关。如果你 raise,他们 会 fold还是 cal?你的期望值会随着他们的行为而改变。尽管这些是多变的,但 打扑克时始终做出正确地决定,会帮助你评估自己打法的期望值。在这一部分我们 会介绍一些工具来帮助你。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