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每一手牌(32-40) | 德州学堂

32-33

现在盲注是300-600-75,我手里有68800,小盲拿了Kc9d.每个人扔到我,搞到1850,大盲扔。然后第33手拿了对8,一搞别人都扔了。

34,梅花57,大盲,手里有71300 第二位的一个安静的家伙搞到1800,我靠,翻牌KsKh2c.我观,人家上3000,我扔。

35.36.37

牌分别是35,JQ,AJ,都是一搞别人跑了,这三把捡了6300.版主认为,这样的捡钱,也是很大比例的收入。仔细看看下面这把牌。

38

盲注400-800-100,第二位拿了梅花J3,筹码73400。我开门搞到2500,大盲想了很久,最后靠了。他想什么呢,可不是想是不是该扔掉,倒是再琢磨如何raise我。直觉告诉我,我有麻烦了。

翻牌Jh8c6s,顶对,没踢脚。应该观,没有,这家伙上来搞6000,什么意思。在我先raise的情况下,还很少有不怕死的主动发难,我要仔细想一下。他还有14000,不算少。我有如下

方案:

扔牌:扔掉顶对,莫名其妙。 ——靠:扔6000进去等他的下一个动作。Raising,扔进去20000,希望我的J3能拿下。分析一下他的各个细节。

翻牌前他跃跃欲试,不是好兆头。他上了6000,已经占了他总筹码的很大比例了,不是好兆头。他镇定自若,不是好兆头。他上了6000,已经占了他总筹码的很大比例了,不是好兆头。

他镇定自若,不是好兆头。我的打牌生涯里,只有3次,我raise了 pre flop,然后在翻牌把顶对扔给了别人的bet,难道这要成为第四次。我最怕他的牌是AJ,QQ或类似的东西。

我越思考磨蹭,他越自信,看来除了缴枪别无选择。我缴械了。

我还是很好奇他的牌的,所以我亮出了我的J。我想,如果他偷了我,一定会得以的亮出自己的牌。果然,他亮出了对10,他胜利了。错在哪里了呢。我直觉他翻牌前要reraise是正确的,对10当然可以这么干。我阅读他的自信也是正确的,他这一磨蹭,他就不信我有J了,所以越来越自信。

我判断他牌的实力错了。他这一下子,不过是 continue bet,希望尽快拿下锅。我把他当对Q了。已经打了10个小时了,出现一些错误也在所难免。下一次再扔掉顶对,要三思。版主认为,这牌,扔了就是对的。他很可能有大对或者AJ。如果真跟了,转机人家all了你怎么办。

39

小盲拿了红桃9和10,手里将近70000。桌子变了,来了小青年,叫做 Jeff Madsen。

我要承认不喜欢遭遇年轻对手,这帮子太生猛。他赢过2次WSOP,他一来啊,这桌子我就不好控制了。

这小子上来,在前位就搞到了2400,我在小盲跟,翻牌,红桃78和梅花5.这翻牌太好了,我是同花顺兆,而且我的两个牌是大头的,也许我的outs不只15个,9和10没准都好使,那样我就有21个outs,如果他是小对或者7,8什么的,我有70的赢率。

锅里有8000,我有68000,Jeff Madsen50000,大盲65000。这牌我是不可能扔掉的。

遭遇了暗三,我有43赢率,遭遇了对A,我有57,遭遇了A8,我有69。版主感兴趣,算了一下。这时候汉森最怕的两张牌是敌人拿了红桃J6,这样他只有30赢率了。

这牌有许多打法,怎么打都好。但我不想在转机看见一个A或者Q什么的,我可以肯定,如果我观,JEFF在后面也会观,我要先发制人。制人之前,先分析一下各种情况。当然,结果是他一出手,别人都跑了。

第一种情况。我先上5000,他们两个不管谁搞到了18000,我all,这样,可以打走许多找麻烦的牌。第二,我观,如果他们上5000,我搞到18000,这样可能大家都all了,一场D博难免。虽然不愿意,没有办法了。如果有人只是跟了18000,转机来了白板,我就上40000.

他们扔了后,JEFF问我,你总这样偷吗。我说,至少我还有10 high吧。能看出来,他想看一张免费牌。让你对手老在猜你的牌,又老猜不着,是扑克一个重要部分。

40

这是第一天的最后一把。我在第三位拿了红桃AJ。我搞到2600,小盲靠,大盲扔,翻牌黑桃Q6红桃8。对手是个紧的家伙,我觉得,如果他翻牌前没搞定我,现在也搞定了,他观我也观。转机来了梅花Q,他观。怎么回事,观两次,真没东西,我上4200看看端详。这一上捅了马蜂窝了,孙子回手给我干到1万多,上鬼子当了,扔。

第一天完了。

这是最开始阶段,我用了比较多的 limp战术,效果似乎不太理想。第一天下来,前10名里没有汉森 。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