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OP之初识德州 | 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撰文|Kay

编辑|Di仔

图片|网络


(本来想写一篇以即将迎来的wsopc作为主题的小说,没想到比赛不幸夭折,但是我们的故事不会夭折,我们会继续朝着我们的梦想驶去,顺便纪念一下已经暂时离开我们的天天德州和wsopc)


上期回顾:

WSOP之初出茅庐 | kay神诞生记


四兄弟开着车行驶在崎岖的道路上,车上除了喇叭不响什么都在响,“这破车哪来的,感觉顶不住了啊!” 小kay抱怨起来。“我拿我家那副麻将跟隔壁的詹少换的”布拉夫回答道,“什么!?你说你拿你爷爷留给你的那副和田玉麻将换的这辆破车?那可是你家最值钱的东西啊!”小kay表示十分惊讶。


WSOP之初识德州 | 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的确这四个兄弟从小到大凑在一起,感情上不是亲兄弟却更胜亲兄弟,虽然小kay赢了十几年,但是赢来的钱也都用来请兄弟们吃饭了。这也是为什么其他三个人天天输还愿意和kay一起玩的最大原因。话音刚落,砰得一声,车子不动了。布拉夫下车装模作样地检查了一番,表示车子不行了。接下来可能只能靠步行去找老太公了。四个人很无奈,“走就走吧,还能多看看风景。”淡定哥一如既往得表现出沉着冷静。


淡定哥从小就爱好各种运动,并且骨骼精奇,15岁时已经是跆拳道黑带,18岁时村里进来了盗贼,他一人赤手空拳打败对方7个壮年,据说他还是楚霸王项羽的后代。之所以叫他淡定哥就因为他心理素质极好,从没有人见过他着过急也没人见他发过脾气。


WSOP之初识德州 | 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四兄弟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开始口干舌燥,正好看到前面有个小店,想过去乘乘凉,店旁一个小房间门开着,围着一群人,那些人手里还拿着一堆写着数字的像硬币一样的东西,这无疑激起了四兄弟的好奇心。他们买好水就走了过去,“哇,原来他们在打牌啊” 。只见他们每人手上拿着2张牌,攥的紧紧的,然后桌上还摊了5张牌,这时候一个肌肉很发达的帅哥扔出去几个硬币状的东西,说了句“allin”,对方在那里想了很久,表情也十分痛苦,过了一会儿把牌扔在了牌堆里。


“这是什么玩法,小kay你玩过吗?”欧奔仔是最喜欢研究新事物的,看到这么新鲜的东西自然是不想错过。小kay又是对赌无所不通,于是欧奔仔很期待得等着小kay的答案。“这个我也没玩过,但是他们手里拿的那个应该是叫做筹码,赌场里比较常见,我有个大伯之前从澳门带回来过一个。会不会是他们一种地方性的玩法,我们就别好奇了,时间也不早了抓紧时间办正事要紧啊”。“别啊,难得有机会看到人家玩牌,我手都痒了,再让我看一会,看看这个规则到底是什么样的。”


WSOP之初识德州 | 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欧奔仔又嬉皮笑脸起来,这家伙最贪玩,但是为人也非常洒脱,重点是他还很好色,因为玩牌的人中间就有一个长得很像港星张曼玉的美女。看上去年纪不到25岁,翘着一个二郎腿,乌黑的卷发,明亮的双眼,嫩红的唇彩,一根点燃的烟被夹在了她纤长的食指和中指间,她时不时吸一小口,然后缓缓得吐出烟雾,她的眼神有一些迷离,似乎她根本不是来玩的。在这群大男人中间,她确实显得很特别,难怪欧奔仔不愿意走了。


就在这时,这个美女右手边的这个玩家把自己的牌翻了出来,是AA,小kay瞬间楞了一下,觉得这个场景好熟悉,但是不可能啊,自己从来也没玩过这个规则的牌,这时候另一个人的牌也翻了出来是KK,然后就开始发牌了,先发了3张牌,是AAQ。看到这个场景,小kay大叫了一声“我明白了!”原来之前一段时间小kay每天都会梦见的场景就是这种游戏,现在终于能够解释了。但是这到底是什么游戏?


WSOP之初识德州 | 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淡定哥,欧奔仔,布拉夫还在盯着那个美女看,小kay没管他们,走到了店里老板那里询问关于这个游戏的信息,顺便也想打听下那个美女的情况,如果能要到她的电话号码,那也算为兄弟做了件好事。老板态度还是比较好,可能也想把小kay发展为他们这里的会员的意思,他很详细地跟小kay讲了一番,原来这个游戏叫做德州扑克。


在20世纪初开始于德克萨斯洛布斯镇,当地人为了发明一种可以多人参与的游戏,于是就有了这个德州扑克,这个游戏在欧美国家非常流行,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有人玩,主要是因为这个老板的女儿平时在英国留学,那些人都是他的中国朋友和同学,他们在国外经常玩这个,所以回国了也会经常聚在一起玩。老板也顺便就在这里开了一个小型俱乐部,给他们提供场地。小kay终于从老板这里了解了这个叫做德州扑克的游戏,当然更重要的事也不能忘记,小kay给老板递了一根烟,表情非常严肃地说到:“老板,把你女儿的电话号码给我一下吧。”


欲知小kay和老板女儿是否终成眷属,请听kay神下期道来。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