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故事只在相遇的一刹那展开,“丝绸之路杯”背后的那些人、那些事

嘉豪

我觉得从80后开始,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有自主独立的思想,为了梦想理想去努力,而不单单想要去过那种被“安排的人生”。这世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能够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撰文|超超吵、Seven

编辑|Seven

图片|嘉豪、大帅

全文2855个字,预计阅读15分钟

丝绸之路古老而又厚重,犹如人生充满波澜,或许会壮阔、或许会平凡,故事的开始没有那么多的电影中的桥段,或许因为某个不经意的契合点,两个不同生活轨迹的人就这么相遇,孕育出未来的无限可能。

 

 

也许我们可以组织西安历史上第一届MTT

2008年,冯嘉豪大学毕业。一踏出了校门先做了程序员,然而他发觉这个工作让自己的性格越来越内向,于是转行去一家摄影app公司做网络营销推广,那一年,网络扑克在中国大爆发,无意间在微博上接触到了扑克,仿佛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石子,一个从不玩任何棋牌类游戏的小伙深深的迷恋上了它,偶然间发现了一些扑克书籍,嘉豪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简单只靠运气的游戏,里面还蕴含着数学概率,读人识牌等精妙的博弈。那一年,是2011年。

这一年,在北京工作十年的冯大帅经过朋友的介绍在北京北四环一个台球厅里打牌,很老套的剧情,一个初来乍到的“鱼”被幸运之神所眷顾,没有什么手牌范围、翻前胜率,更别提资金管理、情绪管理的概念,一晚上血洗各路高手,上演A8战AK、T8挑JJ的神奇戏码,全场都用一种“这个鱼怎么这么幸运”的眼神看待大帅!结局当然也是一目了然,随后的几天,一晚上建立的资金池宣告破产。

 

(放纵不羁爱自由的大帅)

 

依旧是这一年,嘉豪在网上进入一个西安扑克交流QQ群,而他认识的第一个“网友”就是冯大帅,通过交流,嘉豪得知大帅身边也有一些扑克爱好者,于是他们就相约在公司附近的茶馆一起玩起了微额常规桌。

经过几次线下活动,圈子逐渐扩大,爱好者越来越多。这时候,嘉豪在想:“也许我们可以组织西安历史上第一届MTT。”

趁年轻就去折腾吧

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后,没有服务费,朋友友情赞助了场地、扑克牌、记分牌,连发牌员都没有,自己赤膊上阵,一边打一边发,“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公共牌被我发成了皇家同花顺,河牌刚发出来,5个玩家一起Allin!”尽管条件简陋,但沉浸在扑克的氛围里,大家依旧玩得不亦乐乎。

 

 

平日里上班,周末继续组织大家玩MTT,嘉豪虽然觉得累,但也乐此不疲。

奖励也不大,都是些加油卡,Ipad之类,而参与人数从十个人慢慢增加到了30多个,玩家覆盖了公司白领,公务员,医生,中小企业家,有了这几次成功的经验,“是否可以开一家扑克俱乐部”这样的念头仿佛一颗种子在嘉豪的脑海中生根发芽。

2012年,嘉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成功说服了自己的母亲。

“我告诉她,扑克是一个智力运动,包含了很多技巧和策略,绝对不是赌博。我自己很热爱这项运动,而且我认为扑克将会在中国有很好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都会参与到这项运动中。而且,我可以通过它来养活自己。我妈明白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不爱走“寻常路”的人,但是也倒没有捅过什么篓子,趁年轻就去折腾吧!” 

“你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有主见的人吗?”

“是,比较热爱文艺工作,后来上高中很喜欢播音专业,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但是文化课荒废了,分数没达到,也没有复读。放弃了自己理想,不过从那时候起,我明白,遇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千万不要轻易放弃。

(嘉豪在APL-西安赛场)

我觉得从80后开始,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有自主独立的思想,为了梦想理想去努力,而不单单想要去过那种被”安排的人生”。这世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能够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通过母亲赞助的几万块,嘉豪找到了几个合作伙伴,在西安一家万达广场的写字楼开了一家桌游吧规模的扑克俱乐部,名字叫坚果。

俱乐部的创立让更多的小白玩家通过免费赛学习、认识、热爱、迷恋,可以说这样的推广方式让更多的人用最小的成本接触和学习扑克,开业大半年基本实现了自给自足,虽然相较之前朝九晚五的工作更加的艰辛以及日夜颠倒,但对于嘉豪来说,生活方式的改变,反而让他找到了自己喜欢的方向。

 

 

“其实还挺辛苦的,每天下午1开门,到凌晨3-4点才结束。周而复始的,但是我们都乐在其中。不好的是,从那时候开始养成了吃宵夜的习惯,比以前胖了不少,但是从一个每天面对电脑发呆的日子,变成了每天都会认识新朋友的生活,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想要的生活方式。”

没有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职业牌手之路

2014年前后,竞技扑克在西安犹如一团火焰熊熊燃烧,数家投资千万的俱乐部,数以千计的玩家,小吃、桑拿、温润的天气、热情的人、美丽的城,这里无数关于扑克的美梦和未来在发酵!

走在晚上10点的南城墙里粉巷街上经常会听见身后传来“他转牌推ALL IN,我就知道他没啥”“你个瓜怂,为啥不先ALL IN他呢”“额就想把他套进来”“这回瓜皮了吧”“气死咧,走,吃烤肉起”“再要个果啤……”一时间这里成为了职业牌手的天堂,冯大帅带着职业打牌的热情与憧憬回到了故乡,常规桌、保险、组局、签约俱乐部……但几个月后大帅对扑克产生了深深的厌恶:“口腔里淡淡西瓜味道的德州扑克离我远去了,换来的是充满尼古丁和烤肉残渣味道的扑克、让人厌倦的扑克。

“我的扑克职业生涯以失败告终了,这条路艰辛无比,因为生活本来就很艰辛,既然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那么也就没有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职业牌手之路。在这里向所有持之以恒的成功、或是还未成功的职业牌手致以崇高的敬意。

(牌桌上冯大帅)

 

不规律的生活作息对身体伤害太大,中老年人真的不建议尝试(包括大龄牌手);职业牌手对于资金管理、纪律性的要求真的非常高,后来每天大家见面聊天第一句话就是:唉,那谁谁跑路了知道嘛。我说:噢,是嘛,老板不要香菜。

再一个不适合成为职业牌手的原因可能是个性,成功的人都有成功的动因,有的是利益驱动型、有人是兴趣驱动型,我属于后者,有兴趣做的事儿,可以做的很好,可一旦要把兴趣当职业混饭吃,就摇摇晃晃了,当然这是在我的职业之路失败后总结的。”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两面性,而在竞技扑克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常规桌和锦标赛同一个游戏,却又完全背道而驰,聪明的中国人又把竞技扑克“发扬光大”添加了很多为了追求利益的规则和场外博弈,也许锦标赛才是一条看得到光明的出路……

而这些年,嘉豪作为一个经营者在这一年累了,选择给自己放个假,闲暇时尝试做网络全职牌手、打锦标赛,可时间一长又仿佛回到最初做程序员枯燥的日子….

踏上竞技的征途你永远不会孤单,永远有朋友与你一起前行

时间依旧在向前飞驰,2017年12月,西安城的东边,远离了回民小吃街、城墙钟楼、购物中心的烦扰,一个美丽的充满工业风格的艺术园区里,嘉豪来到了西安宝玉林棋牌运动俱乐部,在这里,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抱着“把大型扑克锦标赛带到西安!”的初心凝结在一起,想要尽全力为西北的扑克做点什么,要知道,西安已经将近5年没有过任何大型锦标赛了。于是他们一拍即合,一起来到了宝玉林,组建了现在的团队。

 

西安的娃,西安的根,对于冯嘉豪和冯大帅两个本无交集的人来说,那里有一辈子吃不厌的美食、处处都是历史的城,“逛钟楼、回民街”仿佛是每个西安人的灵魂,90年代作为最繁华的地段,那里留下无数美好的回忆:“胡辣汤,镜糕(本土的甜品),烤肉,醪糟,稠酒…..”

 

 “宝玉林”俱乐部静静的坐落其中,每天奖励丰厚的免费MTT锦标赛将沉寂许久的牌手们再次召集一堂,此时嘉豪已经回归经营者的身份,冯大帅在经历了扑克生涯的起落之后,都长大了……

在这时,“丝绸之路杯”应运而生,从免费赛到百万级别的大型赛事,这当中的经历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积累、沉淀、到爆发,嘉豪和小伙伴们实现了初心,把大型扑克锦标赛带到了西安!

 

第三届“丝绸之路杯”主赛1112参赛人次,实际奖励222万旅游基金,远远突破原保底100万旅游奖励,而冯大帅通过嘉豪运营的宝玉林俱乐部免费赛血拼得来的主赛门票,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豪夺主赛冠军,这可以说是个奇迹,也可以说是水到渠成,行业两个不同维度的人走到一起,成就彼此。

 

嘉豪和他的团队做到了,2018年秋天11月8号,宝玉林俱乐部第四届“丝绸之路杯金秋百万赛”再度扬帆起航!同样的故事还在延续,竞技扑克的道路从未停止,踏上竞技的征途你永远不会孤单,永远有朋友与你一起前行!

 

 

嘉豪、冯大帅,两个人、两条线,不经意的交集,未来还有无线的可能,这个秋天让我们相聚在古都西安,感受这座城市独特的魅力,驰骋在“丝绸之路杯金秋百万赛”的舞台上!新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