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文系列 | 一个比赛拿下880万的亚裔John Cynn

惰性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其实这个念头萌生了几个月了,迟迟没有开始就是因为懒癌的原因,真的一旦开始了,突然有种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感觉,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都发生在我的身边。

各种大咖的故事自然是引人入胜,但是清一色的都这玩意估计也会让人视觉疲劳,好比天天吃鲍鱼鱼翅,偶尔吃个蒜蓉炒豆苗也不错,更何况,John Cynn也没有那么素吧,不说别的,一个比赛拿下880万已经足够让无数人仰望了吧。

开始之前呢,再啰嗦几句:写这些东西纯粹是我自己忽然冒出来的一个念头,前两篇很多人过来评论、转发、点赞,再此万分感谢各路神仙的关注,但是评论里各种奇葩的问题请原谅我没有时间也真的没有精力去一一回复,比如上一篇关于200E这个数字有人说不相信,要我解释给他,你信不信重要嘛大哥?很多事情是没法证明的,你咋给我证明你妈是你妈?一个人在吃屎,我说他很厉害,不能因为你不相信我就真的吃给你看,吃屎就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情啊。

有点跑偏,言归正传。和John认识很多年了。大概5/6年总有吧,因为他是洛杉矶Commerce Casino(以后都简称cc)reg,主打的game是10/20。我在重心转移到mix game之前也是天天长在cc跟他们死磕的,所以我们关系还是比较ok的。有时候打的晚了大半夜大伙会一起去down town吃东西,种族主义是跳不过去的话题,因为都是亚裔,所以自然也就多了几分亲近,和白人时间再久,你也是黄色皮肤,白人骨子里就不会接纳你成为good friend,不要被一些人误导了:某个大神跟他说几句话他们就成了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好朋友了,这是不可能的!不是妄自菲薄,是白人就这么想的,他就觉得比黑、黄色皮肤的人要优越,谁都改变不了这一点,后面的文字我会慢慢带出这些来。应该是2015年的春节前后,John还专门去北京找我打地下局,好像有十几天的样子。

(图为Ole Shemion) 

day1的时候John拆桌,正好经过我的桌子,我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筹码跟他开玩笑说,给我弄几个5k的筹码add on一下吧,虽然同样很好的筹码晋级了day2,day2开始不久我就被干掉出局,而John一路走到了完美的终点,用手牌KJ夺冠。夺冠后美国扑克圈里关于最后一手牌是否slow roll褒贬不一,Ben Lamb、Phil Galfond都跟着发声声援John,这不禁让我想起来某个EPT不是high roller就是main event里也是很deep的情况,意大利的Dario Sammartino和德国人Ole Shemion的一首牌,Dario好像是JJ,Ole是AA,preflop JJ open AA 3b,flop QJ4,JJ check call flop,转牌4,check call turn,river brick Ole allin,Dario用葫芦想了很久call,Ole自信的show AA,看到Dario的JJ很想不通,其实这就跟上面我说的吃屎的故事一样,不能说你想不通我就要吃屎给你看,Ole就是一个比赛玩家,自然水平仅此而已,我和Dario认识了几个夏天了,每年都会现金锤的昏天暗地,我理解他。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