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反演法:想要赢?反过来先想想如何才能保证输?

作者: Collin Moshman



扑克反演法:想要赢?反过来先想想如何才能保证输?

本文作者


19世纪的数学家Carl Jacobi有句格言是:“反过来问,永远要反过来问。”


Warren Buffett(沃伦巴菲特)的合伙人Charlie Munger(查理·芒格)后来把这个理念应用到了通常的决策方法上。他观察到的情况是,在任何领域,用反过来的问句进行回答通常会更简单。


例如,假设一项业务想成为出色的客户服务。他们可能要开始问反过来问了:“我们做什么会让客户服务很糟糕?”这样他们就知道答案了,比如长时间等待,代理没有权限改正客户的问题,然后他们就可以专注来排除这些问题。


反过来提问,可以获得对原始问题更深的理解。在扑克中,我们可以问这样的问题:“一个人要怎样才能保证输钱?


扑克反演法:想要赢?反过来先想想如何才能保证输?


这个问题的答案包括:

  • 打他们缺乏技术优势的最难打的游戏

  • 从不在打完session后进行学习

  • 抱着不论怎么样都应该赢的态度

  • 不关心情绪控制并且在打牌时失控

 

把重点放在避免这些重要的错误上,你要做跟输钱玩家完全相反的事。

 

反演法在游戏决策中也很有价值,例如我们接下来看的这一手牌。

 

一场线上MTT,盲注为$25/$50,有效筹码为$5万。我们在按钮位用6♠6♣加注到125,小盲位弃牌,大盲位跟注。他的数据是25/5。底池:275

 

翻牌:J♠6♥2♦,大盲位下注250。我们应该跟注还是加注?

 

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反过来问:“假设我们完全没中翻牌的话,这是诈唬加注的好时机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被动的玩家下注接近满池的话,很有可能代表他很满意自己的牌。所以如果我们的牌是A♣8♦的话,除非你对对手翻牌后的倾向读得很准,否则应该弃牌。我们第二好的选择是float(缠打),因为投入的筹码更少,赢率很低,并且对手有机会被后面街的牌吓跑。最差的选择是加注。

 

通过回答这个反过来问的问题,我们间接回答了最原始的问题:拿到非常强的牌时,我们该怎么行动?


如果我们认为这个时机不适合诈唬加注,因为他很少会弃牌,那么现在很适合立刻为价值加注。如果我们跟注而不是加注,就没有利用到他不太可能在这时候弃牌这个信息。牌面有可能在后面的街出现高牌,后门顺花或其他会让他不喜欢自己手牌的公共牌。

 

反演法也可以用于发现矛盾的思考。


假设我们翻牌前加注,然后进入单挑,在有利位置对Q-2-2彩虹面的翻牌持续下注,对手跟注。转牌又是一张Q,牌面出现两个对子。


在我扑克生涯早期的一段时间内,我发现我几乎每次碰到这种情况都会随后过牌。如果我是垃圾牌,我的理由是:“这张牌不适合诈唬。如果他喜欢翻牌的话,转牌啥也没改变。所以我还是放弃吧。”如果我有一张Q,我的理由则是:“他能跟注三条街的牌很少,下注会吓跑他的。”

 

这个时候不论是诈唬还是价值下注都让人万分纠结。然而如果对手在没有葫芦时,从不跟注三条街的话,我们应该利用这个破绽做三次开火诈唬。如果对手从不在这种牌面结构弃掉88或A高牌的话,我们应该在有QX牌(X代表任意牌)时激进地获取价值。


扑克反演法:想要赢?反过来先想想如何才能保证输?


下面是最近我一个学生复盘时反过来提问的一个思考过程。

 

最终的牌面是:8♦9♦2♠4♥9♥。一位非常松的娱乐型玩家在河牌下注三分之一的底池,主角用A8跟注。


我问他这时会用什么牌价值加注,他说,“应该是9或更好的牌。”


然后我问他,“你的诈唬加注范围是什么呢?”他回答:“我认为自己不会在这里诈唬加注。他的范围真的很宽,他几乎不会弃牌。他有A高牌都会跟注的。”


这个陈述也许没错,许多松的低级别玩家不喜欢弃牌。但如果我们因为他范围很宽并且会用大部分牌跟注而从不诈唬加注的话,这代表我们的价值加注范围应该更宽。

 

当然,面对优秀的对手时,正确的做法是有平衡的加注范围,既包含诈唬也有价值手牌。但如果我们发现破绽,有理由从不诈唬加注的话,那么应该有更宽的价值加注范围。

 

反演法是强大的决策工具,每当你碰到很难的决策时,考虑反过来问自己问题。这能让你做出更好的决策,发现自己的思考前后不一致的情况。

(本文译文转发自中扑网:www-dzpk-com,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扑克反演法:想要赢?反过来先想想如何才能保证输?

  • 什么是松凶?怎样才算成功的松凶

  • AA被河杀出局!WSOP史上最惨BB

  • 翻牌中暗三条,如何打赢更多?

  • 偷鸡是条不归路,下手前想想这6条

  • 一份永不破产的德州扑克计划


点击【分享这篇文章】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