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原本会输的牌,你也会“情绪失控”吗?

你是否赢过本不应该赢的牌?如果你是会思考的扑克玩家,对扑克的知识了解很多,你就会明白和接受这个事实:我们有时会输掉本该赢的底池,有时也会赢本会输掉的底池。

 

赢了原本会输的牌,你也会“情绪失控”吗?

 

你每次都在尽力拿到最好的牌,只在有最好的机会获胜时投入筹码。但是事情不会永远那么顺利。有时我们打得不好却赢了;有时我们打得很好,但仍处于不利的情况,本来应该是要输掉的,但最后运气好还是赢了。

 

当你碰到这种情况,当你赢了一手原本以为会输的牌,这会对你的情绪产生什么影响?这会影响你之后的决策吗?

 

一般来说,当我们打扑克赢了的时候,我们会怎么处理这种情绪?

 

1

Gordon Vayo的幸运牌

 

在今年的WSOP主赛事结束后,从6737人中脱颖而出的前九强选手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都谈到了一个话题,那就是他们在锦标赛期间的牌很顺。

 

主赛事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尤其是深筹码和慢速的结构更有利于技术更优的玩家。不过能在七天的排雷之战中幸存下来,没有一点运气不可能的,也许好运气还不少。

 

赢了原本会输的牌,你也会“情绪失控”吗?

Gordon Vayo

 

Gordon Vayo是晋级的九人中的一员。他目前的筹码排在第三名。Vayo在最后两三天的比赛中经受了一次情绪上的挑战,他在Day6最后一个级别跟Jonas Lauck翻牌前全下,当时还剩不到40位选手,最后他戏剧般获胜了。

 

这手牌是这样的。中间位置的玩家开池,Lauck在按钮位反加,Vayo在大盲位全下了大约30个大盲注。第一位加注玩家弃牌,但是Lauck立刻跟注了,他的筹码比对手多。

 

Vayo的牌是AK,但Lauck拿着口袋A!Vayo的打法未必有错,但是在公共牌还没发时,他处于所有玩家翻牌前能碰到的最差的情况,他只有大约6%的机会存活。

 

赢了原本会输的牌,你也会“情绪失控”吗?
Jonas Lauck

 

但是幸运女神对Vayo微笑了,他竟然在牌面击中顺子,筹码翻倍。Lauck很快在第37名出局,拿到奖金$174,826。Vayo则熬过了这个晚上,并且在Day7晋级,现在至少能拿到奖金100万美元。

2

“我完全失态了”

 

Vayo在比赛告一段落后跟记者进行了交谈。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天,但他仍然对跟Lauck打的这手牌记忆犹新。

 

赢了原本会输的牌,你也会“情绪失控”吗?

“我对两天前AK对AA这手牌完全还是蒙的,”Vayo说。“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赢了这手牌。”

 

然后Vayo描述了自己赢这手牌时当下的情绪。

 

“当我的AK赢了AA时,我完全失态了,”Vayo解释说。“我的情绪完全不稳定…我都不知道…有人说这是‘积极的情绪失控’,我觉得这种描述很恰当…我当时连思考都不会了。”

 

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我敢说Vayo所描述的感受其实在扑克玩家之中很普遍。你赢了一手本不会赢的牌,在概率上本该发生的事和真实发生的事情不一致,很诡异地干扰了你继续打牌的能力。

 

Vayo继续说这张桌子相对来说很难打,因此在最后一个小时他很愿意打紧一点,从而避免在Day6结束之前做太多决定。“我很高兴”,Vayo说,因为“我还处于一种不真实的状态中,没办法相信我竟然在一场如此巨大的锦标赛中赢了这么关键的一手牌。”

 

经过一个晚上思考这手牌和它背后的意义后,Vayo得以把“积极的情绪失控”转化成了Day7纯正的积极的心态。他觉得自此之后他像是捡了一条命在打牌,反而能以超常的冷静进入最后一天的比赛,最终成为前九强的一员。

 

3

 “积极的情绪失控”的类型

 

“积极的情绪失控”这个词并不新颖。事实上这个词一直被其他人用来指代一种跟Vayoo描述的东西有点不一样的情况。

 

更多情况下,这个词指的是玩家在获胜后信心莫名爆棚,感觉自己战无不胜,结果鲁莽行事,打得很松,结果通常把赢的钱都输回去了

 

赢了原本会输的牌,你也会“情绪失控”吗?

 

大约十年前,Alan N. Schoonmaker曾在他的《你最好的扑克伙伴:增加你的情绪优势》一书中引用一位玩家描述这种“常见的过激反应”的话。“当我运气很好时,我会进入积极的情绪失控。”这位玩家说,“我会在桌上打边缘牌,而不是之前打的坚实的牌。另外,我开始在打法上耍花样。然后,我的筹码在不知不觉中就减少了。”

 

Ian Taylor和Matthew Hilger在跟Schoonmaker同时期写的《扑克心态》中也描述了类似的一种失控,取的名字是“过分自信”。“当你的运气好的不得了时,你可能会开始高估自己的能力。”他们解释说,“你会开始认为自己天下无敌,无法正确地把自己的不寻常的高盈利归结为运气。”

 

但是Vayo描述的赢牌之后的反应有点不同。他并没有被这种成功冲昏了头脑,而是因为这种无常的命运感到情绪上的混乱。事实上,他描述的是自己在这之后反而更加警觉了,而不是马虎。他聪明地认识到他的思维没有那么清晰了。

4

最后的思考

 

一些不同的环境会导致Vayo提到的那种情绪失控或不稳定。一种就是他经历的情况,在一场锦标赛赢的一手关键的手牌,或在现金游戏赢了一个巨大的底池,而原本你输的机会是很大的。在喜悦的感觉之后,随之而来的还有其他的情绪,比如困惑。某些玩家在这种情况下赢牌还会有种莫名的犯罪感(尤其如果他打的很烂还赢了)。

 

还有一类玩家在锦标赛早期建立了很大的筹码,或是在现金游戏筹码上涨很快时也会经历类似的情绪。我认为这种由赢牌带来的“积极的情绪失控”更加常见。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