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00级别不抓鸡是活不下去滴 |《澳门岁月》连载16


作者授权本公众号网络首发连载

几年前,作者AA王毅然辞掉金融行业的高薪工作,去澳门做了职业牌手。在《澳门岁月》中,他真实记录了这段不一样的岁月。(前文链接见文末)

16
50/100级别不抓鸡是活不下去滴 |《澳门岁月》连载16

雄鸡一唱天下白



落笔写本文时,恰逢高考时节。我本人没经历过高考,因为有幸进了个超牛的中学,保送了。倒不是我个人厉害,实在是学校太牛——那年同届120个正式学生,保送了110多个,清华北大都有。我成绩只算中上,仗着拿过市里的化学竞赛奖,也混了个上海交大。不过现在想想,人生缺乏了这样一次重大考验的历练,倒也未必不是遗憾。


说到高考,便讲个古人高考的故事吧。一千三百年前,曾有位天才在18岁时即才名远播,受到韩愈赏识。此时韩愈已年逾四旬,早已是天下名士,却亲自拜访此子,后又亲笔写信劝其早日参加高考(科举)博个功名。


我们的少年天才为此所感,当年踌躇满志赴京赶考,却被小人以其父名字犯了忌讳为由,剥夺了高考资格。几年后,得韩愈力荐,才出山做了个小官,级别是:从九品…..天才往往有一颗玻璃心,自此基本一蹶不振,留下大量感叹怀才不遇的诗后,年仅27岁便郁郁而终。


我们的天才,姓李名贺,中唐的浪漫主义诗人,与李白、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后世称之为“鬼才”、“诗鬼”。本节借用这位年轻天才(再说一遍,是李贺,不是樱木花道)的名诗《致酒行》:空将笺上两行书,直犯龙颜请恩泽。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不过,本节写的不是雄鸡,是抓鸡。白的也不是天下,而是对手的小脸…..


按糗事百科的习惯,先交代点背景。永利的每个级别,25/50,50/100,100/200,300/600乃至更高,各级别间的水平差距和打法差异都非常明显。以翻牌前3bet为例,25/50 3bet的范围已经很强,4bet几乎没有假的;而在50/100,后位或盲注位的3bet挤压明显多了很多;而300/600呢?我敢拍着胸脯说:别人用K8s/A7o 5bet你绝不会是个例,遇到AA才是意外……


同样,25/50的较大型偷鸡很少,特别是那些职业多年的老头子,他们推all in时我真的可以毫不犹豫弃掉90%的牌。而在50/100,较大型偷鸡的频率感觉有25/50的三倍以上。曾有人问我:你在50/100偷鸡么?我曰:不太多。再问:那你捉鸡么?我曰:不抓鸡是活不下去的。


简单说,在25/50,一手牌赢大钱的途径基本只有一个:你这手牌,真的是大牌。而在50/100,一手牌赢大钱的途径却有两个:真大牌,抓鸡。


背景交代完毕。


————–此为分割线————–


那是我刚升级50/100时的一手牌。前位reg(regular,指按部就班稳定打牌盈利的玩家)加注300开池。


说起这位reg,倒也不是“外人”。此人三十上下,矮个子,黄头发,相当好认。我在澳门第一次中四条,对手就是他——那手牌我翻牌set 3,转牌又掉3,可惜没位置,到底是没清了他。不过第一次中炸弹的经历实在难忘,这位reg的脸也就一直记得。


后来这位黄头发reg和我朋友在25/50打的一手牌,9To(T代表10,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靠了我朋友AA的3bet,翻牌中两个T,活生生干了我朋友一万。那天我也输了不少,和我朋友两人在回家的渡轮上默默无语,郁闷难平,此景此情,历历在目。


脸难忘兮,仇似海。仇似海兮,脸难忘!


回来说这手牌,黄头发在前位开池后,全部弃牌到大盲的我。我手持AA再加注到1300。黄头发仗着有位置,表情很勉强的跟注。


翻牌882彩虹。在3bet过的单挑锅里,这个牌面干的可怕。我check,黄头发往2700的锅里下注2500。说实话,当时我本来还有一丝担心对手有8,看到这个色厉内荏的注码,反而心里猛的一松——丫肯定没8。(对手如果下注半锅倒不好说了)假装犹豫,实则轻松的跟注。


转牌无关小牌,我再次check埋伏,黄头发很快的随后过牌——此时,对手有8的可能性降到了几乎为0。


河牌依旧无关小牌,牌面形成88234,无同花。


当时我想装b就装到底,于是我继续check,从头到尾完美扮演AK。


黄头发果然上钩了,表情非常凶恶的往7700的锅里下注5500!


插句题外话。永利的扑克筹码分为:绿色25、黑色100、棕色500、黄色5000、红色10000和白色10万。前些个都是小圆筹码,而10万的筹码为白色板砖形,俗称饼干。所以,500/1000以上的牌局,经常被称为“饼干局”。


永利有1000面额的橙色筹码,但是只能在百家乐用,扑克桌不能用。基本上,拿着橙色1000筹码上扑克桌的牌手,都是不怎么知道扑克桌规矩的百家乐玩家。我们reg都真的好爱他们:衣食父母来啦!


当时我刚升级50/100不久,这手牌,是第一次对手向我扔出5000的大筹码。


第一次牵手,我是如此紧张;第一次接吻,我是如此激动;第一次ooxx,我是如此迷路…..而第一次被颜射5000,我是如此波澜不惊——牌面和过程实在让人放心。除非是河牌中set 4,否则AA不可能落后。记得我当时嘟囔了一句(而且嘟囔出声了):这牌我实在没有不call的道理啊。


我靠了这个河牌注。黄头发慢慢的亮出了牌……(当时有个小插曲:边上的旁观牌手突然大喊了一声:同花!我一脸糟逼的猛站起来:我怎么没看到牌面有同花?然后多嘴的那位牌手又喊:顺子!这次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多嘴哥突然又呵呵一乐:噢,看错了看错了)


黄头发的底牌是:黑桃JT。牌面连黑桃抽牌都没有,纯粹的J高牌一路偷鸡。河牌的重注,想扮演口袋对子对AK的价值下注却又打的让AK完全call不动,偷鸡两个字简直染在头发上了,真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云,掩耳不及盗铃之势。


这手牌,抓鸡赢了小一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我在50/100的抓鸡记录。


这正是:

空气偷鸡两枪开,

心中哭求请弃牌。

我有AA惹不得,

抓鸡一call敌脸白!



…长篇连载,未完待续,欢迎追看…




长按识别二维码打赏

鼓励作者记录职业牌手的真实生活






【前文回顾】

01 前言 / 02 包龙图打坐在速报司

03 光辉时刻

04 幸福是什么

05 大梦谁先觉

06 摸上桑

07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08 两只教授,两只教授,跑得快

09 欲把牌桌比拍戏

10 扑克三大冤(上)

11 扑克三大冤(下)

12 今天你赋了没有?(上)

13 今天你赋了没有(下)

14 半壁江山头条记

15 赢得青楼薄幸名



作者简介

AA王,生于70年代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曾是某大型央企金领,收入不菲。几年前他放弃高薪工作,转战澳门成为职业德州扑克牌手。


曾经从事金融行业的AA王拥有极高的语言天赋,他把自己在澳门的真实经历记录下来,以长篇连载方式发表于网络,用风趣幽默的文字吸引了众多读者。《澳门岁月》是AA王的最新作品,欢迎追看。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