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投稿】讲讲前两天在澳门战胜reg的两手牌,太惊险

【玩家投稿】讲讲前两天在澳门战胜reg的两手牌,太惊险葫说】今天这篇文章是网友“asouth”发来的投稿,他非常细致的记录下了几天在澳门大战reg的思维过程,其中一手牌打得异常惊险,被叫call time到倒数三秒,相当过瘾!


如果你也有兴趣分享你的德扑经历,欢迎给我们投稿:texaspuke@qq.com


2015年第一次在一个朋友的带领下去澳门,第一次见识了各种风格的reg(regular的缩写,指常规玩家, 即按部就班稳定打牌盈利的玩家)和到处配送的fish,对自己启发很大,虽然水下了几千块,但是心心念念要再去一次。


今年在同一个朋友的组织下,我们几个牌友又组织了澳门学习考察团,这次目标只有一个:捉鱼,盈利!可是没想到,虽然盈利了,可却大部分是从reg那边赚到钱的,跟大家讲讲与reg对抗的两手牌吧,都是在威尼斯人的50/100桌上。



资料图


1

第一手牌


我dealer位(庄位),手持AK,前位一个韩国reg open300,中位一欧洲reg平call,我3bet到800,两个人都call,pot2500。韩国人深码,我和欧洲人筹码都一万二左右。


Flop(翻牌)Q33r(r是rainbow的缩写,指彩虹面,即牌面由不同花色组成)我们三个人都check。


Turn(转牌)5,台面上构成了Q5的draw(听牌)花面,韩国reg check,欧洲reg bet 1500,我call,韩国reg fold,pot5500。


这个时候其实我读牌没有读清楚,但是觉得欧洲reg很可能是看我在后位没开枪,读我不是超对或中Q,想直接抢池,而且他在韩国reg后位没有做3bet,持AQ,大超对的概率不大,我AK call之后可能还有一定赢面,而且位置好,有主动权,如果river他check我有show牌价值。


 River(河牌)掉了张6,此时牌面是Q3x3x56(x指无关紧要的花色),欧洲reg bet 3400,后手还剩下5500左右,和我的有效筹码量差不多。


这个bet就让我很尴尬了,完全没有call的价值,欧洲reg的这个下注很像是value bet(价值下注),那很有可能是花到了,我心想,被他运气好,draw出来了,fold掉算了。


可是,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我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Float(缠打)他!欧洲reg之前的几手牌我观察过,是相对容易弃牌的人,曾经在遭遇了一个mini rase的时候,弃牌了,还问人家是不是中了set,我可以利用他的这个弱点来float他(其实我turn上call的时候还没想过float)。


我如果这时推all in的话,从整个牌局的动作流程来看,我可以很好的扮演我是QQ,中了天full house,而且A在我手上,他没有nuts花这手牌,他很可能怀疑我中了nuts花,对我的all in弃牌。整个这个思路在我脑海里也就用了三秒钟的时间,我也不敢多想,生怕想的时间长了别人就不相信我是QQ了,我自信的点了点筹码,9000,冷静的说,I’m all in。


果然!欧洲reg面露难色,陷入了思考。这说明我这招险棋已经成功了一半!他开始回顾动作流程了,来想我是什么牌可以翻牌不开枪,转牌平call,却河牌在弃牌率不是很足的情况下推all in了。


我在这张桌子上已经打了几个小时了,show过的牌都很大,形象不错,也不是很fish。欧洲reg纠结了大概两分钟,期间还问我,You are pairs of Queen?You have Ace Flush?哈哈,这说明他是K花,我就对他耸耸肩,对着他笑。果然,他show出了K7,扔到了牌堆里,我show出了我的牌,欧洲reg看到了我的牌,瞪着眼睛,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这时我就一个字,爽!


说实话,这手牌我回到酒店后分析,打的也有点问题,第一是我在转牌上平call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想好要float,如果在河牌他bet之后我犹豫的时间多一点,很可能会漏时间马脚,被老外call上来,第二是老外在河牌打出来之后,后手已经不多了,万一他弃不掉牌call上来,我就要为抢pot打掉我的所有筹码,有点得不偿失。


如果这手牌是在国内的线下现金局,会有很多人call我的,我万万不敢这么做all in bluff。不过,正是因为我对这个老外的读人没有读错,成功抢下了这个pot。


2

惊险的第二手牌


再来讲讲第二手牌,被叫call time到倒数三秒,打的我一身冷汗,心里十分钟都不能平静,赶紧跑去连抽三根烟的牌,也是我打德州这短短两三年历史最惊险的一手牌。


这已经是另一天的故事了,桌子上的人都已经换了一茬,我还没有建立起形象。


其实一开始这个桌子还是很紧的,6个reg,我一个游客,就空着另外两个位置等fish,没有fish的时候,经常flop都看不到,要么有人open大家fold光,要么fold到大小盲chop(分钱),风平浪静,互相尊重,其乐融融(其实就是又干又紧,reg之间都认识,也不想互相对抗,都在周末的晚上等着鱼儿上钩)。


突然,来了个印度大妈,带着两万筹码上桌了!桌上的reg们都露出了一丝喜色(其实是我猜的)。在澳门打过牌的人应该知道,印度大妈应该是这些reg们最欢迎的人了。她们通常穿金戴银,出手阔绰,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有个小跟班跟着,坐在后面拎着包,我猜这些大妈可能是印度的贵族或者有钱人,来澳门玩玩,顺便体验下德州扑克。


本来我只有8k的码在台上的(总共只带了两万四去,四天时间,为了避免波动大,我每手都是8k上桌),可是看着印度大妈的码被reg一点点清光了,她又掏出了两万码,我也把口袋里的一万多全都拿了出来,争取有牌时一次吃掉她。


终于到了关键的那手牌了,我在大盲位手持QT不同色,枪口位fold,枪口+1位(这位是香港reg,也是这手牌的主角)limp(平跟入池),印度大妈open 500,后面call了两家,轮到我了,我看看性价比也合适,只要加400块,而且这次是印度大妈难得open,很可能有牌,如果发出冤家牌来我就有机会吃掉她,所以我也call,枪口+1的香港reg也补齐400块,5人池,池里2500。


Flop(翻牌) 89xJx,我是天顺,nuts!我心中一阵狂喜,就希望印度大妈是AA、KK,甚至是JJ了。我快速check,等着印度大妈开枪我来给她吃raise。没有想到,计划落空,所有人都check了。


Turn(转牌)上掉了张4,我想再check可能就没有value了,nuts总归要建立底池的,而且印度大妈有可能小手对要call我(之前出现过她小手对call到底),我特意下了个偏重的bet,1800。


没想到,紧接着我行动的香港reg给我做了一个mini raise,3600,印度大妈和后面所有人都fold了,我心中暗自咒骂,这个家伙坏我好事,我是nuts你拿什么来raise我,可是我又不想直接把他打跑,就又做了一个不大的raise,raise到8000,想示弱,看看后位到底会怎么行动。


香港reg想了一会,平call我。这时pot已经18500了,我后手还有一万六,香港reg是深码上台,后手cover我。我心想只要river(河牌)掉安全牌我就直接all in,比例正合适。


到了最关键的river了,J!花面,公对面,是我最讨厌的一张牌!我想了好长一会,check了,心想这个牌稳妥起见,追求show card了。没想到,香港reg想了大概十秒钟,先点出大概一万三筹码,后来想了想,把一万三摞到自己的筹码对上,说出了我最不喜欢听的一句话,all in!


如果是在国内现金局,面对这样的牌面,我可能就只能弃牌了,能推出all in我应该没赢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天晚上与欧洲reg的对抗给了我信心,我没有马上弃牌,开始从头到尾来想这手牌的打法。


先想preflop(翻牌前),我是大盲位补齐400混进来的,香港reg是limp100块之后再补齐400进来的,首先我基本排除JJ这手牌(按照reg打法面对有大fish的局,一般不慢打强手牌),88 99有可能,J8、J9、JT、JQ也有可能(我很确信river这张J肯定是帮到他了)。


再想flop,因为印度大妈在香港reg的后位,所以我们两个都check等她开枪是有可能的,flop的动作给不了我们任何信息。


接下来是turn了,这是整个动作最关键的一环。我在前位开了一枪四分之三pot,他mini raise我。为什么是mini raise?


就在我想到这的时候,其实已经大概两分钟过去了,我都忘记是谁喊了一声call time(也许是对手,也许不是),赌场的德州扑克主管站到了发牌员的身后,开始计时,跟我说,先生,你需要在一分钟内作出决定。如果call time到了,你还没有决定,我们要收掉你的牌,算你fold。


我这时心里有点慌,但好在很快平静下来,继续分析。为什么是mini raise?按照我的想法,如果他是draw花的话,因为J是最后发出来的,不存在顶对draw花,而且在他做过我的raise之后,我又小小的反加了他,即使他是super draw(即花顺双抽),在river出公对面的时候,可能也就show牌或者打小的value bet,断不可能直接超pot all in我,他就不怕我是set?


如果他是88、99或者是J8、J9的话,因为位置比我好,而且输牌并不多(88、99基本只输两手顺子,J8、J9只输set和两手顺子),很有可能做个略大的raise,比如说2.5倍的raise,这样既有可能把我是抢pot的牌直接打走,又可以在我反加回来的时候用两对比较轻松的fold牌,用set平call我。只是mini raise的话,如果我draw牌,很有可能把我放进来继续draw。


可是问题还没有解决,他会用什么牌来mini raise我呢?我分析可能因为我turn上打的重,mini raise是想block我的动作,比如他用JT,JQ这类的牌,中J,有draw面,做个mini raise可能打跑我,也可能让我在river不敢动作,可以相对便宜show card。


在我想到这里的时候,call time已经只剩下十秒钟,开始倒数。可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他为什么要在river all in 我。


十~~~如果他是要block我的动作,却没想到我又raise了回去,数量又不大,代表我是什么牌?他读我是什么牌平call我?set?顺子?都有可能,两对应该不会再raise回去


九~~~在我raise回去之后,为什么river发J他又推了all in?如果他读我是小set的话,88、99还要输J8、J9这种牌,那顺子输的牌就更多了,应该是call不动他的all in。


八~~~如果他真的是nuts,或second nuts,也就是J9 J8 在一万六的pot里超池推我,他这么确定我会call上来支付他?他难道不想打点value,让我支付一点给他?还是他觉得我弃不掉小set或者顺子,肯定会配他?这种牌面也就只有小set会配个他了,花应该都call不动。


七~~~换个角度来看,如果他是两对的牌,在我raise回去之后,他应该感觉到自己小了,如果我是顺子,他有四个outs,如果我是小set,他很可能只有两个outs,这些reg打了这么久的牌,简单的赔率不会算吗?他们应该不会做这种-ev买卖吧。


六~~~如果我前面这些都推断正确的话,他很有可能是turn上想block我,没想到我反加,加的又不大,river发张危险牌,我check,表明我牌力不强,但很有可能赢他只有三条J的牌,所有他river准备借牌面all in 偷我。


五~~~时间不多了,真的已经不多了,只有五秒,call上去,如果我判断错了,带来的两万四港币一副输光,判断对了,水上两万六。要不要call?要不要call?要不要call?


四~~~怎么办?怎么办?不!不要慌,相信自己的判断,既然前面推测了那么多,既然你读他是这么想的,那我们就看看能不能在这场level war中获胜!两万四,即使判断错了,也算是学习了!


三~~~I said: I call!


那个香港reg把牌show了出来,喊了声full house(葫芦)。我的心一冷。想muck(盖牌)


但我没有把牌muck掉,五万多的pot啊,要看仔细。


香港reg是J7! 和我判断的差不多!我show出了我的QT,那个reg说,哎呀,不好意思,我看错了,我以为我是full house。但我看他并没有那么懊恼的神情,心里冷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用语言bluff我骗我新人,让我不仔细看你的牌直接muck,然后利用规则赢我么。


荷官把五万多筹码推给我,我才发现我的手心全都是汗,心里砰砰跳。肯定在刚刚,我的肾上腺素达到了历史最高值。


也许他真的看错了?也许我是一个bad call,却有了good result?天知道。赢钱就好。

欢迎投稿

如果你也有兴趣像本文作者一样,把自己玩德州扑克的有趣经历分享给其他玩家,欢迎投稿:texaspuke@qq.com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