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日本牌手的光辉时刻 |《澳门岁月》连载3

【前文回顾】

01 前言 / 02 包龙图打坐在速报司

03
大战日本牌手的光辉时刻 |《澳门岁月》连载3

光辉时刻


“老爹,你的光辉时刻是什么时候?是在全日本时代么?而我的呢,就是现在了!”

 

大战日本牌手的光辉时刻 |《澳门岁月》连载3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这句话,请把我拉黑。我和你,无话可说。

如果你不曾为这句话流泪,请把我拉黑。我和你,从此陌路。

我们渐渐老了,湘北的那群少年,永远十六岁。

我们的耳鬓开始渐生华发,可我们每次看见樱木,他还是十六岁。红头发,神经大条,傻笑着告诉你:我是天才嘛!

我们的生活开始柴米油盐,可我们每次看见三井,他还是十六岁。瘦削,长发,跪着哭泣:教练,我想打篮球…

我们的梦想开始渐行渐远,可我们每次看见赤木,他还是十六岁。高大,猩猩嘴,一脸认真的说:湘北,制霸全国!

 

大战日本牌手的光辉时刻 |《澳门岁月》连载3

和他们共同度过的青春,是我们的光辉时刻。

对于牌手而言,不分男女,不分老幼,甚至不分牌技,只要坚持,你总会在牌桌上等来属于自己的那个光辉时刻。

25/50,有个台湾老头,某天带6000初始筹码上桌,先是一路输到只剩900,此后突然开启暴走模式,从900筹码打到了65000!这可是在绝大多数(25/50)牌手月均盈利不到2万的澳门!一天,打出了三个月的盈利!

 

第二天我当面问他,他还是笑得合不拢嘴。后来挺长时间没见过那个老头,可能是拿着这钱提前退休了。

在50/100认识个老头,姓韩。老韩玩百家乐出身,言谈中模糊透露过,输了怕是不下几百万,后来索性自己在济州岛开了个贵宾厅。

 

老韩打德州扑克只是消遣,经常打着打着突然离桌,跑到隔壁百家乐厅爽几把——有时眉开眼笑的回来说一把赢了十万,有时安安静静的回来,继续为一两千的底池咬牙切齿。

 

老韩曾是条著名的大鱼,鱼到一些职业牌手看见他在哪桌就立刻申请转哪桌。后来老韩隔了几个月出现,突然涨了很多牌——入池率还是极高,但翻后水平突飞猛进,从纯老板型选手变成了松凶reg(regular:常规玩家, 指按部就班稳定打牌盈利的玩家)

 

说实话,在他那个年纪(60+,说70也有人信),我从来没见过第二个涨牌如此之快的。

我还记得老韩在50/100的光辉时刻:曾经连续几天,上桌秒赢5-10万,基本是横扫全桌的节奏。

 

记得有手牌,他Q2不同花翻牌前call了某pro(professional poker player的简称,指职业牌手)2300的加注,翻牌一个Q,河牌一个Q,硬是清了pro 2万多。

 

过了一会儿,在886的翻牌,他手持KK,一路咬牙死跟某pro的猛锤猛打,河牌天外飞仙一张K,活生生把pro的68天葫芦锤死了。

 

再过一会儿,老韩手持45不同花没位置跟我AK的3bet,翻牌A55又把我干死了……

 

那天,上帝化身老韩。

 

大战日本牌手的光辉时刻 |《澳门岁月》连载3

 

前阵子在桌上认识个牌手,外号“黄金半小时” ——曾经有半个小时里他几乎每手都入局,基本次次中牌次次收锅,由此得名。黄金半小时我看着有七分脸熟,应该不是职业的,但也属于常来的reg。

 

他聊过自己的光辉时刻:在100/200级别,从几千块打到28万。28万,28万,28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最关键的那手牌,他手持T2入池,有效筹码14万。

 

翻牌T52,他驴式下注被加注,轻松跟。

 

转牌无关小牌,他再次驴式下注又被加注,咬牙再跟。

 

河牌依然无关小牌,对手在河牌all in——所有14万有效筹码都下锅了。这手牌他长考很久,说“当时已经call time了,我真的是想到最后三秒,赌场已经321倒计时了,我才很艰难的call”,结果对手只是一个顶对,他的两对收下28万的巨锅,立刻走人。

而我,也有过属于自己的光辉时刻。

那是一个夏日。那是一个,如此美妙的夏日。几个小时之内,我拿到三次口袋44,全部击中set,清掉四家。

第一次击中,我已经全然不记得牌谱——只记得我拿走了对手所有的筹码。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第二次,前位开池150,我口袋44跟,还有两三个其他人跟入。翻牌AA4,前位check,我下注,后面的都fold,只有前位check-call。转牌无关小牌,我再次下注,前位再次check-call。河牌无关小牌,我推all in,前位很无奈的call,我亮出44收锅,前位很不爽的亮了一个A。

仅仅半小时之后,我再次拿到了口袋44……那手牌,一个胡抡的老板(不知道姓名的游客,且以“胡老板”称呼)前位开池400,我跟,小盲的日本pro跟,锅里1300。

 

翻牌J52,三家都过牌。转牌是一张…神奇的4!小盲日本pro跳出来下注1000,胡老板直接干到5000!当时他后手只有2000多,我思考了一下跟,希望把日本pro带进来,反正无论河牌出什么,都会和胡老板all in。

神奇——但当时让我吓了一跳——的事发生了:日本pro看看我后手筹码(还有7000左右),样子非常自信的推了all in!

坏了。

日本pro我有所了解,入牌很有质量,翻后相当紧手。虽然他是小盲进牌,但也几乎不存在J5/J4/J2/24这样的两对。一个紧手如此自信的推all in,几乎只有四手牌:JJset、55set、22set,或同花A3顺子 (因为他的入牌质量,36顺子可能性也不大)。

 

这四手牌里我赢三手输一手,而且对上其中两手大set几乎没有outs。

当时,如果我后手还有15000,很可能就含泪弃牌了 – 然而只有7000。在已经投入近一半筹码的情况下弃掉set,臣妾,实在是做不到啊……

 

大战日本牌手的光辉时刻 |《澳门岁月》连载3

 

记得当时犹豫了很久,犹豫到边上一个游客大声教训道:你有啥好想的,你觉得你大就跟,你小就弃呗!

最终还是跟了,臣妾,真的做不到啊。河牌无关,日本pro满怀自信——来自于我跟注时过于明显的不自信——亮出了22set……当时我蹭的站了起来,盯着中位胡老板问:你啥,你开啊?

 

虽然日本pro不懂中文,但我相信,当他看到我的动作时,已经猜到了一切……胡老板磨磨唧唧亮出了AA,最后一块石头落地。

我赢了这个3万多的锅。

记得当时,边上一个reg操着浓郁的北京腔道:哥们你怎么又是set4?我道:运气好,一年也就一次而已。reg道:那我一年到头怎么一次也没有?

不励志,也不浪漫。谈不上技术,更谈不上身家。但这依然是,属于我的光辉时刻。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