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01
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前言


我是一个普通人。

在人来人往的校园里,老师们记不住我。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朋友们找不到我。在平平凡凡的人生中,未来的老婆呀,她(们)还没发现我。

只是,普通如我,也曾有过一段不普通的经历。

曾经,我是征战澳门的职业德州扑克牌手。

 

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放下稳定的工作,放下习惯的城市,那段岁月,一切只有扑克,一切只为扑克。

这个连载,便是分享那段不普通的岁月,那段曾经激情燃烧的,也曾经痛哭流涕的,澳门岁月。

很多人喜欢励志电影,因为看到别人的故事,仿佛能看到过去的,或者未来的自己。

可惜,这不是个励志故事。有个或许励志的开始,却没有辉煌的结局。在这个故事里,你看不到逆袭。

在这个故事里,你能看到的,是真实。或许还有一分憧憬,或许还有二分好奇,或许还有三分感动,但这些,我不能保证你看到。我能做到的,是给你看到十分的真实。

真实的牌手生活,真实的汹涌内心,还有,真实的澳门中低级别的牌桌百态。

 

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这一切,都发生在澳门。

澳门,澳门。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离去。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澳门,澳门!

02
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包龙图打坐在速报司


公元1062年,北宋嘉佑七年。在淡淡流淌的岁月中,这是个平静的年份。

1062年,铁拐李矗立在蓬莱阁。

叮叮当当的敲打声自去年响起,此刻喧嚣已经平息——蓬莱阁,这座中国古代四大名楼之一,刚刚修建完毕。

 

身后七兄弟的觥筹交错声中,铁拐李却执着地望向大海的那一边——那一边,有传说中的蓬莱神山。

 

“兄弟八人此番相聚不易,不知他们可会随我渡海游山?”铁拐李摸摸腰袢的酒葫芦……“是兄弟就干了这杯!”噢,那声音属于一瓶就倒的六弟吕洞宾。

 

六弟呀,我们八人中,最潇洒的就是游戏人间的你……铁拐李回首望向吕洞宾红彤彤的脸庞——此刻他并未预料到,片刻之后就是这位六弟拍案而起响应他渡海游山的号召,还作出了那名垂青史的建议:”我等既为仙人,今番渡海不得乘舟,只凭个人道法,意下如何?”

1062年,萧峰穿行在长白山。

冰天雪地中,陪伴萧峰的,只有他怀中生死未卜的阿紫。

 

“阿朱被我这莽夫打死了,我,我怎么能让她唯一的妹妹又死在我手里……”人参,人参在哪里,我需要它给阿紫吊命……此刻,萧峰并未预料到,阿紫命运的转折就在五里之外——在那里,完颜阿骨打将把他们带回部落,女真族的虎骨熊掌终于救了阿紫的命。

 

此刻,萧峰更未预料到,自己命运的转折就在一年之后—— 一年后的那天,他将于百万军中生擒楚王,拯救义结金兰的契丹皇帝。

 

此刻,萧峰只是在焦急的寻找,人参,人参到底在哪里……命运之神冷冷的看着他,等待着冥冥之中他与耶律洪基的命运交错。

1062年,老者巡视在枢密院。

“上上任三司使(类似于财政部长),因我弹劾结交土豪而罢官;上任三司使,又因我弹劾裙带关系而罢官。当年皇帝曾委我以此任,欧阳修却说我是贪图此官位才弹劾前两任长官。此官我不做也罢。老朽如我,惟愿安归故里含饴弄孙。而今,皇帝却赐我枢密副使(类似于军机大臣)之职。”

“百姓们都说,见黄河清易,见我笑难。而今天下未宁,契丹虎视,西夏狼伏,吐蕃豹隐。也许,我的笑容要等到四夷宾服,黎庶安居那一天吧。”

此刻,忙碌于军机事务的老者并未预料到,几天之后他忽染重疾,怀抱一腔报国之志溘然长辞。他的突然离世震惊朝野,史载“京师吏民,无不感伤”。

 

在身后的一千年,他的故事一直在世间传颂——比八仙更神,比萧峰更侠,而且,比乔丹还黑……是的,他是包拯,那位换太子、斩世美、打黄袍的包青天。

民间传说,包大人生前打坐开封府,死后依然掌管一个神秘的阴间衙门——速报司。速报司,顾名思义,专司人间因果报应。在包大人治下,速报司一贯报的坚决,报的迅速,报的毫不留情。

因果报应,是我成年之后唯一相信的超自然现象。阳世的包大人铁面无私,阴间的包大人辣手无情。

数不清有多少次,只要我做了亏心事,必遭报应。快到一天之内,慢到几年之后。

 

印象最深一次,我的右手做了亏心事(倒不是当众打飞机),当晚就莫名其妙被毒虫蛰伤,指头肿到鸡腿粗细。我挥舞着五条鸡腿奔向医院,打了三四天针才好。别的病人由十七八的萝莉护士打针,我面前站个五六十岁的奶奶护士呵斥褪裤子,心比屁股还痛。

牌桌也是人生。打牌做了亏心事,扭头就看见包大人的黑面白牙。

 

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永利(澳门赌场之一),2014年冬。那是在25/50的一手牌,我在盲注位手持AA与一位游客单挑。翻牌彩虹A87,我下注七百,对手约三千筹码all in!面对唯一对手的all in,手持坚果的我当时仿佛鬼迷心窍般,故意摆出一副尴尬面孔,哼哼唧唧了半分钟才call。河牌发出后,对手带着一丝希望亮出TT(T代表10),而我亮牌的瞬间,他气的猛一拍桌子愤然离席。

作为对我戏弄对手的回应,包大人显灵了。报应来的比刘翔还快。这手牌之后我连续输了几副AA,包括两次翻牌前all in都输KK。这手牌所有盈利全部回吐。

 

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永利,2015年春。那手牌我在庄位,翻牌前3bet,一位游客跟注。翻牌K86,游客浅筹码直接all in。

 

这次我倒没有slowroll(故意延缓亮出自己的获胜底牌),只是又做了带着三分戏弄的举动:喊call之后,我主动亮出一张K,顶对…转牌河牌都是空白,游客满心欢喜的亮出了口袋66,翻牌中set!此时,我笑嘻嘻的翻开另一张底牌,也是K……

包大人再次显灵。这次报应来的比苏炳添还快。这手牌之后,我连续输了几副KK,再次回吐所有盈利。

 

首发连载小说《澳门岁月》:职业德扑牌手征战澳门的真实生活

 

永利,2015年夏。在469的翻牌,我和某老外打成all in。最后对手亮出set 4之后,我又犹豫了半分钟才亮出set 9。

 

老外当场毛了:你干嘛开牌这么慢?其实这次我倒真不是故意戏弄,而是因为此前连续输了所有大锅,信心已沉入谷底。

 

对手亮牌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我居然赢了?我居然也能赢?居然还有我没被bb的时候?当时脸上呆若木鸡,内心翻江倒海。

No zuo,no die……几天之后我的set 4在all in锅被人河杀。几周之后我的set 4在翻牌all in输光给天顺。

永利,2016年冬。六人溜进锅,三条街无人下注。最后亮牌轮次,后位某游客主动亮出一张8,中了一个对子。其他人(包括我)见状自动扔牌,最后一家的中年reg却端坐不动。

 

是的,他等到了游客犯错——游客只亮了一张牌,却把第二张丢进了牌堆。中年reg(regular:常规玩家, 意思是按部就班稳定打牌盈利的玩家)见状立刻对荷官说:按规矩应该算他弃牌,这个锅应该给我。

 

最终这个600的小锅确实判给了他,游客一脸无可奈何。中年reg还一脸正气凛然对全桌说:规矩就是规矩,不要坏了规矩! 

牌桌规矩确实如此。只不过,我从小也听师长教导过另外的规矩:不该拿的钱,别拿。牌桌规矩和人生规矩,不知道,谁大?

大约半小时后,我的顶三条和中年reg all in,一手干了他一万。看着他失落的表情,我在心里正气凛然的说:我牌大就拿走你的筹码,不要坏了规矩!

也许,这只是个巧合。但我宁可相信,这是包大人的裁决。

莫道修合无人见,举案三尺有神明。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