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德扑之王”老邱经典实战牌例(1)


在德州扑克界,David Chiu(邱芳全,人称“老邱”)是个绕不开的存在。他是传奇。1960年出生于广西南宁的老邱,曾获多项德州扑克赛世界冠军,其中包括牌手们梦寐以求的WSOP金手链五条,1999年TOC冠军赛冠军,2008年WPT总决赛冠军——后两次夺冠,老邱均挥舞中国国旗,给媒体留下深刻印象。他是华人中最著名的职业竞技扑克选手。

 

华裔“德扑之王”老邱经典实战牌例(1)

牌例一 

(以下内容均为老邱个人所著)

时间:1999年9月

地点:洛杉矶Commerce扑克室高额区域

牌桌:$50-100无限德州9人桌

1

翻牌前

 

桌上8人,大多为很不错的职业玩家。

中位亚历克斯(Alex)加注400美元开锅,我在纽扣位手持65跟注,大盲也跟。底池1200美元,3人争夺。

亚历克斯筹码24000美元,是高额桌的赢家常客,打牌的风格有些飘逸,善于察言观色,如果时机合适,他有可能搞出很大的诈唬。换句话说,亚历克斯的打法有点“欺负人”。

大盲筹码15000美元,是个不太常见的对手,打法平直。

我筹码30000美元,在常人眼中,我的风格应该是很稳,有人认为我保守,但这些常客都知道,该偷的时候我偷得比他们都狠。

 

2

翻牌: K85

 

大盲过牌,亚历克斯下注1000美元,我跟注。

亚历克斯的翻牌持续下注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他手持AJ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ATsT代表扑克中的10;s代表suited,指同一花色),44这样的牌都有可能在这个牌面下注。当然他也有可能是AK,QQ或者听花。

如果没有大盲,这里我必须要跟注。但是大盲的存在让我投鼠忌器——如果我跟注,大盲过牌加注,我就只能弃牌。这时我摆弄筹码,稍作迟疑,果然看到了大盲要弃牌的样子,我放心地跟入。

底锅3200美元,亚历克斯和我两人。

3

转牌:5

 

我中了明三。亚历克斯继续下注2500美元。

在这个牌面上,我几乎可以肯定我领先。我当然可以加注,但是有两个原因让我考虑仅仅平跟。

 

亚历克斯的“欺负人”打法。很可能他自己并没有牌,如果我加注,很有可能把他赶跑。但如果我只是平跟,他有可能河底再继续诈唬。

 

此时我平跟,到河底再示强,有助于我打击他的嚣张气焰,让他知道并不是我平跟就表示没牌。

于是我仅仅平跟。现在底锅8200美元。

 

4

河牌:T

亚历克斯过牌。他思考了很短时间就过牌,而且过牌的动作略显霸气。过牌的同时紧盯着我看,略微有些威吓的意味。

对于一般的对手来说,强就是弱;职业牌手则不会把这种示强做的很明显,但从他们的细微表情中也能找到蛛丝马迹。我断定此时亚历克斯的牌以KX为主。也可能是QQ、JJ、AT等并不算很强的牌,他希望我能过牌到底,

我当然不能让他如愿。

我下注8000美元。这下轮到他难过了。

这个牌面,如果我是听牌的话,那么所有的听牌都错过了,河牌大注解释成错过听牌后的偷鸡,也非常合情合理。

想了很久,亚历克斯还是痛苦地跟注了。我亮出牌,他悄悄地扔掉。

这手牌我是否少收了价值?如果我在转牌加注,我能跟得动的话,我河牌再下注,岂不是可以多收取两次价值?

我觉得,少收了价值是有可能的。但是,少收到的这些价值给我带来的好处,要大于价值的那点损失。

这好处就在于通过这手牌给他传递的信息。在以后的牌局进行中,亚历克斯不会再敢跟我打得那么凶,有好牌但不是超强牌的时候,他会更多地过牌,把主动权拱手让出来。在德州扑克里,主动权的优势是很明显的,让对手能放弃一些主动权,对我显然是有利的。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