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筹码阶段这样处理“暗三”,你赞同吗?

本文的作者Jonathan Little是两届WPT冠军,锦标赛奖金超过600万美元。在文章中谈论了他在EPT(欧洲扑克巡回赛)巴塞罗那站打的其中一手牌,以下为第一人称。

 

在深筹码阶段这样处理“暗三”,你赞同吗?

 

这手牌发生在2015年EPT巴塞罗那€5,000买入的主赛事第一天的前期阶段。我们刚刚比赛一小时。我由于打得太奔放想在翻牌中击中牌力较强的牌,但是事与愿违,在比赛刚开始没多久我就输掉了几个底池。不过庆幸是,在接下来的牌局中我还是把筹码赢回到了起始筹码的阶段。

 

当盲注为€75/150时,一位打法有点疯狂但打得比较合理的50岁中年人在第一个位置加注到€425,他的筹码为€3000,其他人弃牌。这时轮到我,我在大盲位用3♣3跟注,希望能中暗三。

 

最后幸运的女神还是很眷顾我的,翻牌发出了J6♣3,我的希望实现了。

 

其实在这里,我做了我在这种情况下拿着任何牌都会做的打法——选择过牌。但是对手这个时候却下注€600,而糟糕的是我从他翻牌时的下注中没读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因为我认为他会用常规的打法去处理这手牌。我不确定他在第一个位置的翻牌前加注范围是什么。这个范围有可能超级紧,可能只有大对子和好的大牌,也有可能非常宽,包括所有对子和各种AX牌。

 

考虑到牌面有几种听牌的可能性,我决定过牌-加注到1700,这并不是因为我害怕听牌,而是因为我不想在出现一张“明显的”惊悚牌时很难做大底池。

 

当我决定这么做之后,没想到对手反加到€4200。这时我认为他要么拿着暗三和高对,要么就是在等他想要的额外牌,甚至我还认为他手中可能会有AJ或KJ。而依照我手中的牌面,我觉得我的暗三能够hold住我所考虑的他的范围,所以我决定选择跟注。

 

其实当你觉得能粉碎对手时,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让自己看起来胜券在握,这会让对手非常迅速地知道你的下一步行动,并弃牌。当然你也可以反加到€10000或全下,但我认为这会让对手弃牌。我的经验是,大多数玩家不会愿意在大型比赛的第一天只用一个高对就把带来的全部筹码输光。

 

转牌为K♠。我选择过牌,对手在€9325的底池下注€6150。由于我仍能击败一些高对、KJ和同花听牌,以及一些提高为顶对的牌,所以我决定跟注。其实我并不喜欢在这个时候加注,因为如果对手在听牌的话,我听的价值很薄,而且如果他击败了我的话,我自己只有一张补牌了,这样真的是太冒险了。

 

河牌为4。我过牌,对手在€21625的底池下再下注€6200。看到这样一个情形,我觉得我可能被套了。但是反观过来想想,对手的下注这么小,所以我并不认为他拿到了同花。因为大部分对手在拿到同花只会下注更大,从而攫取最大的盈利。这使得我认为他要么是暗三(那就意味着我输了),要么就是我能击败的几手我推测的牌,比如KJ和AA这两手牌。他在河牌的位置都是以很小的筹码下注,经过一番思量后,我决定跟注。但最后对手骄傲地亮出了KK,并收走了底池。

 

那么,我在这手牌中哪里犯了错误吗?我喜欢也赞同自己在翻牌位置的跟注,因为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我在翻牌位置施加更多压力的话,他会弃牌,这跟我的期望是相反的。当对手打算以低额下注时,我希望他能留在牌桌上,即便他有很小的机会击中听牌并打败你。

 

当转牌时,弃牌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这时候牌面并没有很大的改变。我唯一有可能弃牌的时机就是在河牌的时候,但即便是那个时候,我也认为必须跟注,虽然两个决定都差不多。当你获得非常合适的底池赔率,而且对对手知之甚少时,你也不会输得很离谱。通过谨慎打牌,我给自己省下了€13,025筹码,这足够给我继续在牌桌上挥霍了。

 

可惜的是,在几个级别后,按钮位加注,我在小盲位用AK反加,没想到的是他全下了,考虑一会儿,我决定跟注了。他这时亮出AA,很遗憾,我冲动了,也意味着出局了。虽然这次比赛在开始时打得很艰难,但我最后在€2,200买入的比赛中获得了第四名,得到€30,000的奖金,也算没有白来。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