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牌例教会你正确认识自己的牌桌形象

在德州扑克牌桌上,当你全神贯注地观察同桌的其他玩家、看他们玩了多少牌、他们摊了什么牌、他们的下注模式看起来像什么以及其它任何你能收集到的信息时,要记得花点注意力在桌上最重要的玩家——你自己身上。

 

4个牌例教会你正确认识自己的牌桌形象
 

坐在你右边的玩家X可能只牵涉到10%你玩的牌中。但是你会百分之百地牵涉到你自己玩的牌中,并且在这些牌中,你的对手做什么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他们怎么看待你的玩牌来决定的(他们水平越高,他们的玩法就越被你的玩法所主导)。

 

因此要不断问你自己这些问题:

  1. 我玩了多少牌?
  2. 我摊了哪些牌?
  3. 敏锐的玩家这时会怎么看我?

也许你在有意识地尝试玩特定的风格,但并不意味着你会被这样认知。让我们看几个牌例,它们是理解全桌怎么认知你的关键,而不是你如何去认知全桌。

 

1

例1:这是你的第一场大型比赛的第一个桌。你决定以紧手保守的风格开始游戏,然后逐渐松手,建立保守形象以便在盲注涨高时偷取一些底池(一个完美的合理方法,太合理了,以致于大多数新手都会玩这种风格)。在开始的十五局牌里,你拿到了一连串的好牌——一个KK、一个QQ以及两个AK。你主动出击,并且翻到了好牌,赢得了这四局牌。你没有摊过一次牌。在最初十五局牌过后,你的筹码已经翻倍了。

讨论:

现在情况如何?在你看来,你只不过是按照自己正常的紧手风格玩牌。拿到一连串的好牌不是你的错。但是在其他所有人看来,你是一个残忍而疯狂的横行霸道的野蛮人。他们没有看到你的任何一手牌;他们只知道你进入每一个底池,不断地加注再加注。 

 

如果你按照最初的策略,开始尝试放宽自己的玩牌要求,那它并不会有效果。当你开始玩弱牌时,你的对手能够看出来,因此你必须得停止这么玩。当你拿着好牌有所行动时,你身后的家伙可能会拿着任意一手合理的牌全押。你开始确实玩得紧,但是你的桌面形象是松的。与你的桌面形象配合起来。现在正确的做法是继续紧,也许甚至比之前还要紧一些,因为你的好牌会得到回报。 

 

4个牌例教会你正确认识自己的牌桌形象

2

 

例2:你是一个著名的超攻击型玩家,愿意用任意两张牌去偷取底池。你在剩下6名玩家的决赛桌上,位于BB。你得到AA。头4名玩家都弃牌了。SB(一个攻击型玩家,并且也很了解你)下了一个适当的加注。你应该怎么办?

讨论:

虽然我一般不建议慢玩大对,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认为这么做也是合理的。你只有一个对手,他的动作可能只是一个偷鸡,如果你跟牌,他可能能够增强牌力,这样便会在翻牌后输给你更多的筹码。

 

很多玩家使用这种方法时可能很有效,但是你不行。好陷阱的实质是选择看起来是你的常规行为的动作,这样来使你的对手放松警惕。如果你的桌面形象是超攻击型的,那么在这个位置的跟注看起来一点也不常规。再加注看起来才是常规的。玩家们习惯了看到你老是加注——在你拿着任何类型的牌时。这里有可能一个再加注会使你立即赢得底池,因此你就不选择再加注?这意味着什么?当玩家们起疑时,你诱骗不了他们。因此只管选择你的正常加注,看看会发生什么。

 

3

例3:现在是在一个大型比赛的相对初期。你有23000。同桌的筹码在5000至28000之间。BB有19000。盲注300/600,底注25,因此初始底池为1150。

 

在之前的一个小时里,你玩得很有攻击性。你有4次以加注2000进入底池,每次都毫无阻力地拿下了底池。每一次你拿着的都不是很好的牌——虽然也不是毫无希望:44、A5、KJ等等。在满桌的第五个位置,你拿到TT♣,这是你这段时间来最好的牌。头4名玩家弃牌。你下了一个标准的2000加注。所有人都弃牌至BB,BB推出19000全押。如果你跟牌并输了,你就只剩下4000。你会怎么做?

 

4个牌例教会你正确认识自己的牌桌形象

讨论:

如果没有关于这个问题的这个背景,你很可能会丢掉TT。你的3BB被全押,现在你该问问自己“什么样的牌才会这么做?”你可能面对着大对或者两张大牌,面对两张大牌时你稍占优势,面对大对时你的劣势则很明显。你也可能被诈唬,但是这不足够让你用全部筹码冒险。这是在没有其它信息时你的推断。

 

然而,一旦你知道这局牌是怎么来的,你的推断就会有极大的变化。BB看到你最近偷了4次底池,现在正在试图偷取第五个。桌上还没有人出来反抗你,因此可能他觉得是时候制止你了。当一个玩家觉得你太过蛮横而想要阻止你时,他可能会拿着任意两张过得去的牌来做大动作。

 

同样还要注意到,特大的加注更可能象征着不希望被跟。拿着成牌的玩家更希望你待在池中做点反抗。

 

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你不该继续认为他的底牌只有前面提到的那两种可能。现在这个底牌范围更大了,包括小对、Ax,可能还有一些其它牌。现在,对于大多数他可能持有的底牌,你要么是优势明显,要么是稍占优势,只有在面对大对时才处于劣势。

 

由于你建立的桌面形象,现在你必须得跟牌。

 

4

例4:假设前面那局牌你弃牌了,并没有跟牌。现在是在同一张桌子一个回合之后。你再次在第五个位置行动。由于你在那局牌中失利以及一回合的盲注和底注,你的筹码下降到了20000。其他玩家的情况与之前差不多。

 

你拿到AQ。头4名玩家弃牌,轮到你行动。你再次加注到2000。你身后的3名玩家弃牌,但是拥有18000筹码的SB——他有着加注和再加注的攻击型记录——再加注到5000。BB弃牌。你会怎么办?

 

4个牌例教会你正确认识自己的牌桌形象

讨论:

再次地,从理论上来看,这是一次非常强的下注。你下注3BB,却遭遇来自没有位置优势的玩家的一个大的再加注。但是现在让我们从SB的观点来看一下桌面。他注意到你在一个短时期内偷了好几次底池(当然,他并不是真正知道你在偷鸡——你可能是在价值下注。但是你看起来像是在偷鸡,这才是关键)。几轮前,他看到你尝试偷鸡,然后在遭遇BB的大动作后弃牌。现在你卷土重来,可能是又一次在偷鸡。

 

他可能有什么牌?在这个情况下,他可能有任何牌。

 

你的AQ甚至可能是现在最好的牌!我不认为你应该弃牌,我也不会跟牌。相反,我会再加注!由于大数量的再加注至少会用上你一半的筹码,因此你应该全押,看看会发生什么。大多数情况下,你的对手会弃牌。如果他确实跟了,最后你也能获胜。

 

关于这局牌的所有决定都源于你和SB的桌面形象。如果你建立了一个稳固手紧的形象,玩更少的牌,并且SB的形象也差不多,你将不得不丢掉你的A♠Q

 

从你的下注来看,别人推断出来的你的牌力至少不会比你的真正牌力差,而SB的加注则极有可能象征着他的牌比你的牌要好。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沉默地撤退。

 

如果你真的决定在这个位置弃牌,那么你必须知道,你在这张桌上的策略必须做出重大调整。现在你的对手们看到你偷取了一些底池,然后在遭遇抵抗时就立即退让。在你稍后入局时,你可以确定你很可能会遭遇行动。因此立即切换到保守风格,并且确信当你开局时,你已准备好玩个大池了。你将暂时偷取不了小底池,但是你可能得到一些翻倍筹码的好机会。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