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规桌策略 | 较为可信的马脚

 

常规桌策略 | 较为可信的马脚

 

我最为注意的马脚之一的是玩家的眨眼频率。玩家通常会在不喜欢自己的牌力时频繁眨眼。如果玩家认为牌面没有吸引力,这通常意味着他是在诈唬。用正常频率眨眼的玩家,可能是因为不太担心输掉。但很明显眨眼的频率很容易伪造,伪造的方法也十分简单。

 

呼吸马脚也相对较为可信。一个人在兴奋的时候,呼吸相对会比较急促。而做巨型诈唬时的玩家通常一动不动,希望诈唬没被别人发现。你甚至应该在翻牌发出之前观察这些马脚。有些玩家在看到A-A后呼吸频率都变了,因为他们十分兴奋。另一些则有能力用相对较长的时间保持平静。举个例子,某个玩家可能在河牌之前都表现得很正常,但如果你盯着他看一分钟,他可能会开始掩盖不住了,把自己的牌力以某种方式表现出来。和眨眼一样,呼吸马脚也很容易伪造。

 

更为可信的马脚是玩家的心跳。你可以通过观察玩家的脖子或者太阳穴来发现这一点。通常跳的快预示着强牌,跳的慢预示着弱牌。注意,你总是先要对对手正常状态下的表现有所了解,因为每个人的心跳速度差异巨大。这个马脚是非常可信的因为多数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速度。也就是说,玩家对某个马脚越难察觉这个马脚就越可靠。

 

差劲的玩家会在拿到好牌后忽然活跃起来当他们拿到一手好牌时,他们会 “开始参与游戏”,挺直腰杆,集中精神。同样,如果翻牌不怎么样(尤其在多人底池里)他们会再度对牌局失去兴趣。更为差劲的玩家甚至在两人底池里都会展示这个马脚,使得你的持续下注成功率可以非常的高,当他们对底池显示兴趣时你应该过牌,而在他们没有兴趣时下注。这个马脚很容易伪造,但由于多数玩家没有意识到自己表现出活跃的举动,所以还是相对可靠的。偶尔有些玩家会在转牌或者河牌很明显的听牌成牌时失去或显露兴趣。如果你拿着边缘成牌,而对手显露出河牌对他非常不利的马脚时,如果你知道对手有能力弃掉输给明显听牌的较强的牌的话,你也许应该做个诈唬。

 

举个例子,假设某位紧凶玩家在中位加注,你在按钮位用K♦-10♦,跟注。翻牌是K♠-9♠-3♦,对手下注2/3底池,你跟注,因为你很可能拿着最好的牌,而目前你也不想加注,加注会让对手完美游戏。转牌是张5♠。对手下注2/3底池,你再次跟注,因为对手很可能拿着听牌或者更差的成牌下注。河牌是张J♠。对手表现出非常厌恶的样子,然后过牌了。如果对手拿着顶对,这牌对他而言非常糟糕。注意了,如果对手拿着踢脚不错的顶对的话,你是输给他的。即便你拿着不错的成牌,你还是应该下注34底池,试图让对手弃掉A-k,k-Q和K-10如果你知道这样打可以让他弃掉这些牌的话,这样打就是不错的。如果你不知道对手会否踢掉顶对的话,后位过牌通常是更好的打法。我发现至少对我而言由于我形象不好,经常性试图让对手弃掉顶对不是个好主意。随着你对对手的更多了解,你会更加精确的知道他在类似情形里的跟注范围和弃牌范围,让你可以更好的针对他。

 

没有经验的玩家经常会在兴奋的时候控制不住得发抖。这个马脚会随着他们在牌桌上打牌经验的增加而消失。由于玩家通常只会在认为自己可以赢下大底池时兴奋,所以这个马脚经常预示着一手强牌。相反,如果这些玩家不怎么发抖的话,通常意味着他们拿着弱牌,不希望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尽管这个马脚很容易伪造,多数尝试伪造的玩家做得太过了,他们的抖动频率过于夸张,让你很容易区分出真假。注意了,有些年长的玩家每时每刻都在发抖如果对手每手牌都会显示出同样的马脚,这个马脚就一点意义都没有。

 

一些经验不多的玩家会通过他们游戏某手牌的速度,来显露出自己的牌力。你经常会看见,玩家们在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的时候会动作很快。也就是说,动作迅捷的玩家拿着的多是中等牌力的成牌或者听牌。假设你在中位加注,按钮位的松弱玩家跟注。翻牌是K-6-2你持续下。对手立即跟注。这通常意味着对手拿着踢脚一般的顶对,或者是中对。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弃牌,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加注。由于他只有一种好的打法可以选择,所以他不需要去思考打法。经验更少一点的玩家会在拿到超强牌时动作迅速,因为他们觉得拿到坚果牌就应该加注。一些有想法的松凶玩家会在诈唬时动作迅捷,试图尽可能得演的自信。

 

偶尔玩家在拿到坚果牌或者诈唬牌时,他们会玩得非常非常慢。如果某位玩家平时的决策速度挺正常的但在某个时点做决策时却想了很多时间的话,这可能表示他拿到了超强或者超弱的牌。一旦你看过几次他们极慢反应后亮出的牌,你就可以知道他费时决策时,拿着的是超强牌还是超弱牌了。尽管游戏速度的马脚对每位玩家而言区别很大,但一旦辨认出以后,这个马脚会是较为可靠的,因为多数业余玩家不会注意他们的决策速度。但你在依此马脚做重大决策之前,必须准确知道对手正常时间的决策速度。

 

在某种打法之前说上一通话,通常象征着非常强的牌。多数玩家尤其在诈唬时,是非常希望诈唬成功的,因此不会和对手说话。如果某人说出了“我觉得你什么牌都没有,我加注”这样的话,你基本上总应该弃牌。

 

尽管我在桌上的话不是很多,但在对抗较弱的对手时,谈话总是有其好处的。多数玩家在诈唬时很难保持说话的连贯。如果你养成了在某手牌的中途和对手说话的习惯,你会发现一些玩家拿着强牌时会回复你,而诈唬时却不会。但从这一项,就可以让你的决策从轻松跟注变成轻松弃牌。在牌桌上说话的最大的问题在于,你给出的信息经常比你获得的要多。然而,如果你的谈话技能提升到世界级水准后,这会是有回报的。至少在你升级到中级别之前,在中级别,对手足够聪明,他们才不会理会你呢。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