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手全下,决定跟注or弃牌前先想想这几件事

玩牌的时候,我们经常会面临别人对我们全下的情况,我们的牌很好,但又不是最好。
对手全下,决定跟注or弃牌前先想想这几件事
今天分享的手牌,发生在佛罗里达一家扑克室,这张牌桌有高额常客Mustapha Kanit,Chance Kornuth和Matt Berkey,还有业余玩家Bill Perkins和Joey DiPascale。我们将从HJ位(Hi-jack,劫位,庄家右边的第二个位置)DiPascale的第一视角来进入这手牌的场景,试想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会如何处理这手牌。
1
牌局过程
盲注结构为100/200,但这手牌Berkey做了一个straddle到400。
HJ位的DiPascale被发到A♣8♣,他的筹码有72,000。当所有人弃牌到他时,他加注到1,400, 庄位的James Calderaro(30,000)选择跟注,小盲弃牌以后,大盲位的Kanit(117,000)3-bet到6,500。Straddle位的Berkey跟注。随后DiPascale和 Calderaro也选择跟注。底池现在来到26,275。
翻牌圈:8♥7♠3♣
大盲Kanit过牌,Berkey下注11,500,DiPascale现在持有顶对选择跟注,Calderaro弃牌,Kanit也放弃了自己的AK。
底池现在是49,275,双方有效筹码54,000。
对手全下,决定跟注or弃牌前先想想这几件事
转牌:7♣
这时候,Berkey选择全下。DiPascale陷入长考。事实上,最终他弃牌,把这个103,000的底池让给了Berkey。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2
手牌分析
Joey DiPascale回过头来看这手牌,可能他会懊悔自己当时的决定。不过让我们诚实点回答,在当时那个场景下,我们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吗?
让我们从头来看看这手牌。
A8s(s代表suited,指同样花色)足够好到可以加注入池,尽管左边坐了许多顶级牌手。不过,当大盲的Mustapha Kanit持AK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做了3-bet,若不是Berkey跟注,DiPascale大部分时候会弃掉这手容易被主导的牌。
不过,这时候他只需要再补5,000就能参与16,000的底池,何况可能后面还会有一个跟注。
不过,如果在一张玩得松的牌桌,你要用A8s参与一个3-bet底池,并且对抗3名对手,你必须对他人的范围有一定的认识,否则在翻牌后你会很难玩。
翻牌圈给了DiPascale一个顶对加后门花听牌,不过在一个四人底池,这样的牌不会像在单挑池时那样你想要去获取价值。因此,DiPascale必须要很谨慎,并尽可能收集更多牌桌信息。
翻前3-bet的Kanit,在翻牌圈的过牌,让我们推测他大概率是高张非对子牌。如果是一手像JJ这样的牌,他很可能会下注。
而Berkey的下注则很难判断,他在straddle位跟注3-bet,这让他的范围看起来很强。这样的范围有很多像A-Q的高牌,或中对77,99或TT。
当Berkey下注,DiPascale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尽管Berkey的下注看起来很强势——我是说,他对另外三个对手发起挑战——不过,你不能就这么弃掉顶对顶踢。
当DiPascale做了正确的跟注以后,其他两名牌手弃牌。
转牌的7♣让DiPascale多了坚果同花听牌,不过Berkey迅速全下,一个轻超池(只比满池多一点点)。
在我们决定跟注或者弃牌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考虑,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Berkey全下以后,底池有大约103,000,DiPascale跟注需要花费54,000.
他获得的底池赔率为1.9:1,意味着他只要在35%的时间里跟对就是有利可图的。
现在,我们再看看Berkey的范围,以及DiPascale能击败什么牌。Berkey的范围有三种类型:
  1. 超强牌如8-8,7-7,8-7或3-3,这些牌会让DiPascale听死牌;

  2. 强牌如J-J,T-T(T代表10)或9-9,这些牌DiPascale有14张出牌(9张花,两张8和3张A);

  3. 诈唬牌,Berkey有6张outs,如A-Q或K-Q。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明确DiPascale的牌如何对抗这些范围。对抗上面提到的第2类,DiPascale有合适的赔率来跟注。
在我们做出决定之前,先研究一下其他两个类别。8-8和7-7的组合,Berkey只有一种——8♦8♣和7♥7♦,而3-3有三种组合。
结合翻前的行动,我们可以排除8-7组合——如果有,也只有78s。
所以,我们可以推测,Berkey有5种组合可以让DiPascale听死牌。不过事实上,像Berkey这样的选手的范围里通常超过5种组合,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成功的原因。
虽然DiPascale可能面临没有出牌的风险,不过这种机会太小了,转牌这张7♣的出现,决定了DiPascale一个跟注的必然结果——这张牌对他太有利了,如果他再仔细想一下,他会知道跟注的决定是简单而正确的。
总结

Matt Berkey通过下注迫使DiPascale弃掉了更好的牌外加听花牌,DiPascale没有能理清Berkey的范围——一个价值100,000的错误!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