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 Phil Hellmuth第二次击败Antonio Esfandiari

Antonio Esfandiari不敢相信Phil Hellmuth在7月份的第一场 “高额单挑 “比赛中的表现。

 

在复赛中,他更是明显的不高兴,因为他又一次输给了他的对手。

 

 

“扑克小子 “以10万美元赢得了第一场比赛的胜利(双方各买入5万美元),输掉比赛的Esfandiari随后向赢家发起挑战。

 

第二场比赛的挑战金额是20万美元,每位玩家将投入10万美元,玩家们在YouTube的channel频道(也可以在PokerGo应用上找到)再次相遇。但对于 “魔术师 “来说,这一次的结局并不乐观。

 

Bluff上瘾的Hellmuth又来了

 

Esfandiari一直以来都在寻找和Hellmuth单挑的机会。他终于如愿以偿,但结果却不是他想要的。

 

在7月于拉斯维加斯PokerGo Studio举行的第一场比赛中,Hellmuth一路过关斩将,取得了胜利,并在比赛过程中完成了几次关键的诈唬。在复赛中,他Bluff的频率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期,但这并不是他第二次获胜的主要关键。

 

Hellmuth有几次让Esfandiari冷静下来,也在河牌上做出了一些艰难但正确的下注。在两个地方,Esfandiari用坚果在河牌下了过大的注,希望让河牌看起来像Bluff,但机敏的Hellmuth都每次能弃掉手中的强牌。

 

比赛持续了近三个半小时,选手们多次交换筹码领先。Esfandiari在整个比赛中多次夺取控制权,然后Hellmuth找到了一个幸运的翻倍机会。在一手牌中,Hellmuth用J-8翻牌顶对(翻牌3-5-J)击败了Esfandiari的口袋九,并将54,000筹码翻倍。

 

“我就知道,天啊,我是最倒霉的,你怎么这么幸运。”一脸郁闷的Esfandiari沮丧地站起来叫道。”手气不错。天啊,你就是总能在正确的地方打出正确的牌来。J-5-3,没问题。你有福了,有福了。你真的很有福气。”

 

Esfandiari为翻牌跟注而自责。他从近乎3-1的筹码领先优势变成了略微处于劣势。但他很快就会重新夺回筹码领先….直到另一手牌发生。

 

在盲注为1,000/2,000的情况下,Hellmuth在按钮上以8-7下注,Esfandiari以7-2应战。翻牌出来8-7-K,给Hellmuth底牌两对。他下注出2,500,收到跟注。

 

转牌2的出现让Esfandiari也拿到了两对,他再次check,Hellmuth下注6500元。Esfandiari还击,check-raising到18,500。这位15届WSOP手镯获得者看得目瞪口呆,他将注码加到了57,000。

 

“天啊,我怎么可能会弃掉这个?你真的这么幸运吗?” Esfandiari自问自答,他思考着自己的决定,然后全押,并收到了一个跟注。

 

“你有两对吗?” Esfandiari在Esfandiari跟注后问道。

 

“是啊,七七八八。”他回应道。

 

“你真是太幸运了,伙计。”一脸沮丧的Esfandiari喊道。”我知道你两次都得到了什么。你能有多幸运?这太假了。为什么我就不能弃牌呢?我就知道你有牌。天哪,你真不是人。”

 

Hellmuth掌握了比赛的控制权,并且很快就在翻牌前用K-10对Esfandiari的J-10全下跟注,让沮丧的Esfandiari脱离困境。牌局发出7-2-8-A-4,结束了这场20万美元的重赛。

 

Esfandiari现在有机会挑战Hellmuth,进行第二次复赛。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